贵人鸟涉嫌财务舞弊

2018-07-26   作者:网络   来源: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平台

短短数日,市值蒸发百元,贵人鸟(603555.SH)近日上演高台跳水。 股价闪崩背后,贵人鸟控股股东已经将绝大部分股权给质押出去了,随时面临爆仓的风险。 从经营层面来看,这是一家存在诸多财务瑕疵的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占比畸高、应收款周转天数远远高于同行

  短短数日,市值蒸发百元,贵人鸟(603555.SH)近日上演高台跳水。

  股价闪崩背后,贵人鸟控股股东已经将绝大部分股权给质押出去了,随时面临爆仓的风险。

  从经营层面来看,这是一家存在诸多财务瑕疵的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占比畸高、应收款周转天数远远高于同行、应收票据蹊跷大增、客户采购额与自身实力不匹配、部分客户在连年亏损资不抵债的情况下仍然发扬雷锋精神等。

  种种迹象表明,贵人鸟涉嫌虚增收入,存在财务舞弊之嫌。

  百亿市值蒸发

  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6月14日,贵人鸟闪崩跌停。之后的七个交易日里,贵人鸟又连续一字跌停。

  截至7月13日,贵人鸟在经历八个跌停之后仍未止住下滑趋势,已从6月14日的最高价28.45元/股,跌至7月13日收盘时的9.84元/股,公司市值更是缩水了117亿元。

  对此,股社区在微博中分析称,“贵人鸟这种就是典型的庄股崩盘,之前做市值推上去,五天前闪崩当天还往上猛拉了一下,我都能想到背后大概发生了什么。一定是大庄找了一批配资账户,就是交20%保证金的那种,在这些账户拼命往上买,然后把自己主账户的筹码一股脑扔出去。之后就自由落体了,至于20%的保证金就不要了,总体来看还是赚的。”

  与此同时,《证券市场周刊》记者还注意到,多家信托产品位列贵人鸟前10大股东。

  根据2018年一季报,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贵人鸟1号员工持股单一资金信托、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陕国投·如意87号定向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陕国投·如意86号定向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四川信托有限公司-四川信托·鑫宝1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北信瑞丰基金-工商银行-华润深国投信托-华润信托·银安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均是贵人鸟的前10大股东,持股数量分别为2222万股、812万股、798万股、365万股、225万股,持股比例分别为3.54%、1.29%、1.27%、0.58%、0.36%。

  而目前,信托机构清理配资、降杠杆率是大势所趋,同时银行也对委外业务加强清理,导致信托资金来源受到压制,在此背景下,由于部分股票下跌接近平仓线被大幅抛售,导致近期闪崩股明显增多。

  相比这些机构资金,贵人鸟控股股东面临着更大的压力。

  贵人鸟的控股股东是贵人鸟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下称“贵人鸟集团”),2018年一季报显示,后者持有前者76.22%的股权,而控股股东已经将绝大部分股权给质押了出去。

  6月27日,贵人鸟发布公告,集团将其持有的本公司6200万股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9.86%)分别质押给了渤海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平安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等机构。

  公告称,本次质押系贵人鸟集团补充质押及为第三方提供担保。这也就意味着,控股股东此前质押的股票已经触发平仓风险,不得不通过补充质押来保证不爆仓。

  时隔半个月之后,贵人鸟7月10日再度发布公告称,贵人鸟集团将其持有的本公司1000万股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1.59%)质押给了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

  对于此次质押,公告解释称,为保障公司2017年度员工持股计划的顺利实施,公司实际控制人林天福先生为2017年度员工持股信托计划——“华润信托·贵人鸟1号员工持股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优先级份额权益提供了增信;本次质押系贵人鸟集团为信用增级人林天福先生在该信托计划下负有的义务和责任提供质押担保,以保障公司员工利益。

  这也就意味着,贵人鸟推出的员工持股计划也已经触发平仓风险。

  7月10日的公告表示,截至公告日,贵人鸟集团共计持有本公司4.79亿股,占本公司总股本76.22%;本次质押完成后,贵人鸟集团累计质押股份4.7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75.47%。

  这表明,控股股东已经几乎将绝大部分股票质押出去了。

  如果未来股价继续下跌,控股股东很可能将面临没有股票可以补充质押的尴尬。

  在大股东资金链极度紧张的背景下,贵人鸟于6月14日发布公告称,上市公司拟购买泉州市海浩文化用品有限公司(下称“海浩文化”)所有的坐落于晋江市陈埭镇坊脚村房地产及配套设备,交易价格以评估值为依据,共计2110万元。

  公告显示,,海浩文化的实际控制人与本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均为林天福先生,本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对此次交易的目的,公告解释称,为满足部分员工尤其是生产人员的住宿需求,公司拟在晋江生产区域附近购买房产,专用于员工集体宿舍,而本次购买的海浩房产邻近公司生产车间,且基础配套设施较为成熟,能够满足生产员工的住宿需求,改善员工住宿条件。

  但是,在当前控股股东资金链极度紧张的背景下,这笔交易背后的真实动机值得怀疑,上市公司向大股东输血之嫌不能完全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