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坛大佬爆料:把“政治病毒”包装成“民主”,逐步感染颠覆中国

2018-11-30   作者:网络   来源: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平台

一:麦凯恩西方民主是政治病毒 前几天台湾九合一选举,有人大肆鼓吹说实行西式民主就是好,选票可以当饭吃。比如岛内两党,谁承诺给老百姓实惠多,老百姓就选谁上台,这就是当饭吃了。然而事实上真的如此吗?民进党选举前承诺让大家收入增长,结果是暴跌和破

  一:麦凯恩“西方民主是政治病毒”

  前几天台湾九合一选举,有人大肆鼓吹说“实行西式民主就是好,选票可以当饭吃。比如岛内两党,谁承诺给老百姓实惠多,老百姓就选谁上台,这就是当饭吃了。”——然而事实上真的如此吗?民进党选举前承诺让大家收入增长,结果是暴跌和破产。民进党承诺废除核电站以及火电站,结果却一点没废,反而新建。民进党承诺绝不吃日本核食,结果一上台马上翻脸大肆进口日本核污染食物,并鼓励台湾民众放心吃。这种竞选承诺,有何价值?—— 所以凡是鼓吹说台湾推行的这种所谓“西式民主”选票能当饭吃的,不是禽兽就是智障。

  西方向全世界各国强行推广的“西式民主”到底是什么?我周小平说了不算,中国人说了也不算,我们还是听听西方人自己怎么说的吧。2011年11月19日,时任美国国会资深议员的麦凯恩(也就是后来参加总统竞选那位大佬)【已故】,在参加哈利法克斯国际安全论坛时,曾经公开表示:“美国向世界推销的那种“西方民主”,其实就是政治病毒。这种病毒今天将攻击利比亚和突尼斯,明天还将攻击莫斯科和北京。”此言一出,四座皆惊。美国推销的西方民主是病毒的话,那么美国政客就是毫无疑问的政治版绝命毒师。

  麦凯恩是美国政坛资深政治家,对美国政治运转以及核心战略了如指掌,他说的话绝非一时口误。美国敢这样说,就不怕别人点破。毕竟,美国掌握着全世界绝大多数电视、报纸以及网络社交平台的命脉和咽喉。同年,纽约时报和维基解密发表了文章,尖锐地批判了麦凯恩。资深时政记者Steve Clemons撰文表示:“政客口无遮拦,将会暴露美国的战略意图,颠覆人家,却还要公然说出来。” 我这里有一份资料,可以截图给大家看看。实际上,美国顶级政治家已经为自己四处强行推广或卖力推销的“西方民主”定性了!这不是民主,而是政治病毒。一旦感染此毒,轻则民不聊生,重则亡国灭种。

  二:港台中毒,烂疮已现

  美国自窃取二战胜利果实,赢得冷战胜利之后,一直在对外输出意识形态,并借助驻军日本和韩国菲律宾等手段,从军事上打造岛链围堵中国,从意识形态上以东亚基地为跳板,向台湾、香港等地播撒政治病毒:“西方民主”。从病毒注入到烂疮现身流脓,只花了极短的时间。台湾地区从亚洲四小龙,变成今天的亚洲吊车尾;香港的港毒势力兴起以及占中等恶性事件发生,都有这个致命病毒渗透作祟的因素。

  有人说,香港廉政,台湾人文。但台湾十万职业诈骗犯一出,瞬间现了原型。甚至当大陆警察去国外抓捕这些诈骗犯时,台湾政客却抢先出手包机将这些诈骗犯带回岛内,将其当场释放,以逃避大陆的打击。台湾地区绿营媒体甚至公然宣称:台湾诈骗就是好,就是要骗光大陆人的钱,让诈骗产业成为台湾GDP的新支柱,用诈骗实现“反攻大陆”。

  看来台湾人文好,是个伪命题。在致命病毒的攻击下,经绿营洗脑后,有些人连基本的廉耻都不知道了。

  再说香港廉政。此前,香港前特首曾荫权被捕,罪名是“贪污”。那么他到底贪污了什么呢?廉政公署称是贪污了“信用卡积分”。什么意思?大概就是他报销正常费用到时候,用的是信用卡,因此获得了不属于他自己的信用卡积分,所以这就算是贪污。——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恐怕有些不对劲。与其说这是贪污,倒不如说是强词夺理。更大的可能是,他自己根本不清楚信用卡积分和银行卡积分有啥区别。也没规定报销不能用信用卡啊。

  此事一出,西方民主病毒的传销员(亲美网络大V)们纷纷点赞,说这是香港实行西方民主制度的好处,因为有诸多党派竞争,所以整个社会清廉如水,哪怕沾点信用卡积分的光,也会被抓起来判刑。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周小平给大家展示一下,什么叫选择性执法。

  香港爆发"占中事件"和"旺角黑夜"暴乱之后,美国播撒政治病毒的专业机构“国际民主研究院”(NED)给香港一名叫郑X硕的人专门发了一封感谢信。种种证据显示,郑X硕从2011年开始,就大量接受来自NED的“研究资助”,并且利用“研究”的职务之便,大量捞钱贪污,因为行事败露而遭到举报。但是,所有的举报最后不了了之。廉政公署,根本不查。

  早年郑X硕在城市大学出资50万元资助下,编撰学术期刊,并与西方知名发行商T&F签订协议,T&F每年高价向城市大学支付编撰费用。但是从2009年起,郑X硕就将这部分费用贪墨,截止2014年一共贪污20万元。由于其当时有公职在身,此事经其前任助理张达明向媒体公开证据并向廉政公署举报。次日,廉政公署拿走了相关材料,并表示会依法追查。然而不久后,郑X硕即向媒体表示,自己不是贪污,而是看错了支付条款,把向城市大学支付编辑费用,看成了向郑X硕支付编辑费用。所以,仅仅是看错了。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

  举报人张达明此后再三跟进此案,最后得到的消息却令人失望。廉政公署向他表示,此案已经封存,不再予以调查。至于封存原因嘛,不便透露。对比曾荫权信用卡积分案,郑X硕案的性质严重得多,金额也扩大了无数倍,如果廉政公署可以秉公执法,显然郑X硕难逃坐牢命运。但是,是什么力量使得廉政公署对此讳莫如深,香港媒体随后轻描淡写,各方力量都选择了悄然帮助郑X硕脱罪呢?其原因就在于(NED),美国势力的强悍介入。这时候所有人都应该看明白了,香港所谓的清廉如水是值得怀疑的。

  其实香港电影《追龙》里,早就有过揭露。在英据时期,香港是最为腐败的。相反是回归之后,由于大陆的关注和一国两制的深入,香港官场的廉洁程度才有了本质的提升。此前的英据时期,香港政治可以说是极为黑暗的。

  三:“占中”,美国的险恶目的

  现在地球人都知道了,美国就是全球颜色革命的主要推手,美国自己也毫不避讳将政治病毒包装成“西方民主”四处散播的事实。在已经彻底爆发了颜色革命的地区,美国曾经扶植过的“西方民主”传销头目往往被他们当成擦屁股纸一样扔掉,但是在没有颠覆成功的国家或地区,美国必然不会抛弃他们的走狗和棋子,甚至会投入所有力量去确保他们的“起事成功”。

  由于香港占中事件的熄火,旺角暴乱的迅速平息,美国通过港台为跳板,播撒政治病毒,进而渗透感染全中国的计划还未成功,所以美国还没有棋子可以抛弃。郑X硕再烂,也要保。更何况从发起占中运动和旺角暴乱以来,郑X硕在中情局的眼里是“功不可没”的,自然更要保他。

  我们来回顾一下占中始末。占中大规模爆发是2014年8月,但是“占中运动”却是始于2013年戴耀庭在香港信报发表大字文章,煽动群众占领中环,以这种方式倒逼特首实行纯粹“西式民主”。而与此同时,北京方面已经在开始重申《二十三条》,以及“2017年香港选举制度改革”。这才是适合香港地区政治模式和实际情况的真普选道路,也是英据时期香港本地人想都不敢想的政治权利。

  但是引发港毒势力或者说引发美国最大不满的是《二十三条》当中的这一条:“「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以及“2017年香港选举制度改革”当中的三个条件之第二条:“候选人的先决条件必须是爱国爱港。”——从任何意义上来说,这两条都无可厚非。早在2009年,澳门就已经推行了23条,并且二十三条也是香港《基本法》的一部分。

  谁会反对这两条?难道美国民主允许自由成立叛国机构?难道英国允许外国政治性团体从事颠覆活动?难道德国总理或法国总统可以是卖国贼也可以不爱国?

  然而,以郑X硕为首的这伙“西方民主”传销会头目,则通过接受英美基金会资金,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巨额钱款,接受境外组织“资助”等方式,大量收拢和培训“占中骨干”,煽动民粹主义,抵制二十三条,反对特首以及立法会选举改革的三个先决条件。声称如果中央不收回成命,就发动“占中”。

  到了2014年元月,由于大量美国资金的输入,以及香港西方民主传销会头目的大肆煽动,“占中”呼声在年轻人群体当中已经越来越高。2014年2月,即将在香港召开的APCE(亚太国家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也因占中风雨欲来而后延。如此头等大事的突然延期,造成各国领导人行程的调整,牵涉到方方面面的问题可以说是十分头疼,若非事关重大,一般而言是不可能延期的。在延期消息发布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露出了迷之微笑。

  APCE会议,美国作为域外国家,再次彰显了自己的政治干涉实力。2014年9月27日,也就是占中事件大爆发的前一天晚上,在公海漂泊着一艘豪华游艇。但这一天晚上,游艇上有两个极为重要的“人物”正在密会。

  其中一人是香港占中期间的大金主之一黎X英(佐X奴创始人),而坐在他茶几对面的人就是鼎鼎大名的美国前国防部副部长,保罗.沃尔福威茨。保罗.沃尔福威茨一边喝咖啡,一边命令其将名下账户巨款立刻打入占中各个组织头目的制定账户当中,当晚在香港街头,甚至有人拍到了美国使馆人员拿着麻袋在路边向占中人员发放现金。

  黎X英的发家史和幕后老板,至此昭然若揭。而占中爆发时期,正是中国大陆酝酿加速沪港通期间。此举一旦开通,全球资本将加速流入中国市场投资,而不是在美联储的加息诱惑下回流华尔街。中美抢钱大战,我方将先胜一筹。然而持续爆发的占中游行以及随后发生的旺角暴乱,令国际资本产生了大量的担忧,对中国市场前景出现了犹豫和观望,“沪港通”受阻。

  全面复盘我们可以看到,美国通过操纵舆论和意识形态的高超手法,以低成本的方式发动颜色革命的手段令人触目惊心,造成的损失也极为巨大。这样看来,麦凯恩把西方民主形容成是政治病毒,一点也不为过,甚至可以说是艾滋病毒。由于占中事件的影响,在美国随后推行的一系列加息政策和抢钱大战中,我方原定计划被打乱,造成了一定的战略被动。虽然之后我们逐步修复缓和了过来,开始重新掌握主导权,但那已经是三年以后的事了。更别提期间还经历了中美贸战、中印对峙以及朝半岛核危机等一系列变故。

  四:撕下美国民主和自由的内裤

  麦凯恩的实话实说,和美国推动占中的铁证已经证实:美国向我们兜售的西方民主,就是政治病毒。中国人当然要追求民主,但必须是我们自己主导的真民主,而不是接受美国人送来的毒丸。美国民主底裤已经被撕下,还剩自由内裤一张。

  新自由主义包括所谓人权圣母等等概念,自21世纪以来逐步深入人心。但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前局长,NED的创始人和操盘者威廉凯西则亲手撕下了美国“自由”的底裤。NED总部设在华盛顿,职能为向全世界推广麦凯恩所描述的政治病毒“西方民主”,资金来源一部分为美国国会拨款,另外一部分来自美国大资本财团捐助,包括花旗、波音、福特、高盛、Visa、波音等等……

  威廉凯西认为,国际政治斗争无它,就是区分敌我,然后你死我活。这一思想源自施密特(纽约时报将其赞誉为政治教父),他曾经举例道:“那些脑子里中了“自由主义”毒害,满脑子新自由主义的人,如果在战争中被俘,那么他们首先会想到“日内瓦公约”,不能杀害或虐待俘虏之类的。但我会嘲讽他们:搞清楚你们在干嘛!对我有利我就善待,对我不利我就虐待。这才是真相。”

  五:尾声

  写这篇文字的初衷很巧合,此前去香港和爱港行动的召集人陈静心碰面,期间我们聊了许多,也知道了爱国护港人士目前在香港的不易,以及受到的来自方方面面暗势力看不见的打压。我在香港呆了24小时,临走的时候她朋友送我一本书,书名叫《何为证据》,而作者就是举报郑X硕的张达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