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学位房之战:还没站上起跑线,你就已经被抛弃了?

2018-12-12   作者: 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   来源: 90度地产

12 月4日的夜晚,不知成了多少父母的不眠夜。 因为罗湖区螺岭外国语学校发布的一则关于学位申请补充要求的告示,深圳再次成了众矢之的。这则公告不但对申请入学的划片学区做了要求,还对住房面积和购买年限做了限制规定,住房不够面积且实际居住不够年限的,

  12 月4日的夜晚,不知成了多少父母的不眠夜。

  因为罗湖区螺岭外国语学校发布的一则关于学位申请补充要求的告示,深圳再次成了众矢之的。这则公告不但对申请入学的划片学区做了要求,还对住房面积和购买年限做了限制规定,住房不够面积且实际居住不够年限的,即使属于该划片学区,孩子也将被取消入学资格。

  尽管29个小时后,该公告就被迫从学校官网撤下,相关设限规定仅仅出台一天即宣布取消,但很多家长被揪起来的心却久久未能平复。

  1

  笔者住在深圳“关外”的一个中高档社区,小区环境优美,交通便利,且周边有山有水,非常适合居住。但,没有一个好学校。

  周围很多邻居,都习惯早早为孩子做了相关打算,有的直接舍弃舒适的居住环境,换房到关内的“老破小”,目标就是求得一个好学位。还有的是直接到百花、螺岭等名校片区再购买一套小户型,把学位争取到之后,再考虑居住的问题。当然,还有一些颇有经济实力的邻居,则会直接送孩子读昂贵的私立学校。

  当然,即使私立学校的学费多数家庭也能承受,但是寒暑假游学及相关课外活动的费用仍会压得普通家庭喘息困难,所以很多普通家长都会卯足劲儿在前两种方式中做出选择。

  邻居A就是属于第二种。

  她在我们小区住的是105平方的大三房,因购房时间较早,每个月月供只有四千元。目前她在一家公司做行政,老公是某世界五百强公司的IT工程师,家庭年收入有80万。他们有个三岁半的女儿,今年九月刚刚读幼儿园。

  A的性格风风火火,深谋远虑,2018年5月,她经多方打探和调研,买了一套37.5平方的小公寓,总价在280万左右,属螺岭外国语小学的学位房。

  在深圳2018年“730”房产新政出现之前,A刚刚办完这套学位房的所有手续。她很庆幸自己下手及时,没有被新政影响,尤其想着三年后,女儿能成功就读螺岭外国语小学,她觉得自己和老公因为这套学位房付出的种种努力和牺牲都是值得的。

  但凡事皆是如此,我们很容易猜中故事的开头,却永远猜不到结尾。

  2018年12月4日,螺岭外国语实验学校的官网上,挂出的一则《关于学位申请的补充要求告示》提及,从2019年4月30日开始,申请该校学位的家庭,购买的住房面积按30平方米、50平方米划分后,对购买年限和居住年限做出了1年至6年的限制。

  此告示一出,A心跳加速,差点晕倒。因为三年后,待她女儿开始申请小学一年级学位的时候,她们并没有达到“购房及实际居住满四年以上”的限制性条件。也就是说,这则告示把她女儿就读螺岭外国语小学的资格给取消了……

  A和老公当即请假去学校想一探究竟。那天,学校里聚满了家长,很多人的情况跟A一样,还有的是住房面积连30平米都不到的家长,大家忧心仲仲,让学校给一个说法。晚上11:15分左右,在上述告示公布29个小时后,学校撤下这则告示,并向家长们表示歉意。

  很多家长都长吁了一口气,但并不敢放松。12月6日一大早,又相约着一起来到学校。校长对家长一再强调,告示的出台是因为本校学位太紧张,实属无奈之举。但是很多家长却表示,“这样做非常不公平,按照之前的积分规则,如果因为积分不够,我们被排斥在外,我们尚且接受,但学校不能随便设定限制性条件。”

  2

  其实,不仅仅是只是螺岭片区的家长为此担忧,购买了其他片区的家长也同样感到焦虑。毕竟深圳这两年很多学区都出现红色学位预警,今天是螺岭,明天就说不定是百花,还有哪些家长能故作镇定?

  当然也有很多家长非常理性地谈论此事,说但凡涉及到资源,从来就没有公平可言,只有规则统一的相对公平。按房子大小来限定申请学位,本身就是破坏规则的统一性,又何来维护公平可言?

  当然,有很多临时择校性申请或者炒房客身居其中,但游戏规则无法杜绝,50平米以下是临时购买,50平米以上就不是临时性购买了吗?学校的规定初衷是好,但不够周全反而失之公允。

  相比A,笔者的朋友阿芳算是相对幸运的。2017年她买了隶属于侨香外国语片区的鸣泉居,当时单价近11万。2018年9月,她儿子成功就读侨香外国语。

  直到现在阿芳和老公都有些自豪,因为他们忘不掉开学第一天的家长会上,有关校领导的讲话:“我对在座的各位家长非常信任,毕竟我们学校的每个孩子都来自非富即贵的家庭……”是的,阿芳家的房子只有80平方不到,当初购买的价格却在880万左右。

  但2018年11月底,侨香片区招生地段进行了调整,其中包括鸣泉居在内的几个小区,都被踢出侨香外国语的学区范围。我立即给阿芳打了电话,说你们真幸运啊,无论政策是否最终落地,都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孩子了?毕竟你们家已经顺利入学了。

  但她却说并不是,在深圳凡是愿意掏出近千万来购买学位房的家长,一定也会特别看重房子的附加价值。现在看学位是没问题了,但是如果政策一旦确定实施,这个小区学位被重新分配,那就相当于剥夺了他们房产未来的升值价值,房价甚至会下跌。

  原来,在深圳每个购买学位房的家长,除了有经济实力,还要有决绝的狠劲儿。不仅仅是对孩子,还有对自己,对未来,都有更高的期许。学位房的附加价值不低于他本身的价值,这大概就是学位房的魅力所在。

  3

  前几天还刚刚听过一个故事,说一个在北京经商的朋友,近几年赚足了钱,嫌弃北京雾霾严重,就决定居家南迁。

  他们准备了一千万的购房资金,最初考虑在深圳湾或后海选一个高品质的社区,可最终却把房子买在了又老又破的百花片区,且房屋面积还不到90个平方。很多外地的朋友很疑惑,他就用一句话回复了所有的疑问:我娃明年要入学,百花片区有深圳最好的教育资源。

  其实不止他一人,传言万科总裁郁亮,曾经也为了孩子读书,在一个老旧的小区住了很多年。

  毕竟,在大多数家长眼中,名牌学校的学位房不仅仅关乎眼前孩子的入学,还影响着几年后房产的价值,更关乎着将来孩子的人脉。或者很多人心中不甘,说政策变来变去,让人诚惶诚恐。但其实,我们确实都应该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只有相对的公平。

  今天深圳的学位房市场莫名其妙多了些悲壮的气氛,想通过学位房对孩子和家庭有所改变的各种案例中,似乎成功的永远都是少数,失败的才是大多数。

  不过,希望一直都在。

  • 责编: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