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信心从何而来?

2018-08-06   作者: 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   来源: 秦小明

开始写这篇文章时,创业板指数创下了自2015年1月以来的新低。中国股市在7月下旬短暂反弹后,继续掉头往下,丝毫没有止跌的迹象。 股市的跌跌不休意味着什么?都说股市是一国经济的晴雨表,我们的经济到底在经历什么? 1 信心比黄金重要 每每股市大跌的周期里,

  开始写这篇文章时,创业板指数创下了自2015年1月以来的新低。中国股市在7月下旬短暂反弹后,继续掉头往下,丝毫没有止跌的迹象。

  股市的“跌跌不休”意味着什么?都说股市是一国经济的晴雨表,我们的经济到底在经历什么?

  1  

  信心比黄金重要

  每每股市大跌的周期里,就会有不少人大声疾呼,不要盲目看空,信心比黄金重要。

  这句简单的话道出了股市下跌的真正原因:信心的缺乏。

  有些金融常识的人对股票定价的逻辑不会陌生,它包括了企业的盈利和折现因子两个部分。逻辑上来讲,任何公司的股票价格,都等于人们对它未来盈利能力的预期,扣除时间价值,折现到现在加总而得。

  从这两个条件出发,我们能看到中国的股市,进而中国的经济现在到底面临什么样的困境。

  一是企业的盈利,或者叫现金流。

  重要的是未来。一家公司过去多么辉煌并非资本市场关注的要点,人们只关心未来。

  我们看到哪怕最厉害的科技公司Facebook、Netflix、Twitter等,在财报发布后,都录得了非常大的跌幅,因为数据表明,它们的经营表现,没有达到人们的预期。

  市场里所有的公司加总,便是一个国家的宏观经济。公司的财报表现不好,与整个经济的生产总值不佳,本质上是一回事,尽管两者存在传导的时滞。

  宏观上对经济没有信心-中观上对行业没有信心-微观上对企业盈利没有信心

  这样的预期结果,便是不断调低定价模型里的“分子”,也就是企业盈利这一项。分子不断被调低,折现回来之后,那股价自然不断下跌。

  股价的下跌,反映的不是经济现在的情况,它代表了市场参与者对经济未来的看法。更重要的是,这种市场对未来的看法,会反过来影响经济的走向。所谓的“自我实现”机制,在经济运行里,同样成立。

  二是机会成本,或者叫折现因子。

  未来的一百块和现在的一百块,因为有时间价值的差异,因此并不能直接等同。股票价格的得出,必须要剔除这种差异,于是有了折现。

  人们一方面会对公司(经济)的未来走向进行预估,另一方面,又会把这些预估值折现到现在,最终得到公司的价值,在市场进行交易。显而易见的逻辑,折现率,也就是分母越高,那么同样的未来盈利打的折扣就会越大。

  股市的下跌,同样反映出人们对折现因子的不确定,或者叫信心的缺乏。回忆一下2015年的大牛市,当时最主要的驱动,便是折现因子的走低,人们对此深信不疑,事实也的确如此(对应着长达两年的“放水”)。

  而如今,在去杠杆的大战略未变的情况下,即便政策信号释放出“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六个稳”这样的“利好”信号,人们也不敢对折现率的长期走低,抱有多高的期待。

  一小段的反弹后继续下跌,反映出人心的纠结和拉扯。想乐观,偷偷摸摸做几笔交易,然后又感到害怕,赶紧卖出。

  总之,逻辑上,股市的上涨最需要信心。现实中,信心却只在短期博弈的来回拉扯中偶尔浮现。主流偏见中,信心依旧匮乏。

  2  

  十字路口

  不炒股的同学,对股市的下跌可能体会不到“切肤”之感。但你总能通过其他的方式,感知到这背后的暗流涌动。

  P2P平台的连环爆雷、房价的高烧不退、贸易冲突的不断升级、去杠杆下民营经济的信用违约……

  以上仅仅是经济领域一些十分典型的每个人都可能观察到的现象,还有更多的表面看非经济的问题,一样让大众感到焦虑,比如刚刚过去的疫苗问题。

  大众焦虑的背后,和资本市场里股市的下跌,说到底都是信心的问题。

  为什么人们现在都不那么乐观了?

  因为我们真的走到了历史的十字路口,要面临的抉择,会影响我们这代人,或者几代人的一生。如此重要的时刻,人们当然乐观不起来。

  十字路口是什么意思呢?就是看起来有很多路,但是哪一条路都不知道走下去会怎样,充满了未知,也充满了挑战,甚至难以弥补的牺牲和代价。

  以每个人都关注的房价来说,在2018年,我们到底是希望房价涨还是跌?我们到底应该让房价涨还是跌?这是两个问题,希望是老百姓的诉求,让不让,是国家的选择。

  并非每个老百姓都希望房价下跌。那些有一套或者多套房的城市中产,他们当然希望房价上涨,这意味着账面财富的增值。也并非每个老百姓都希望房价涨,因为这毫无疑问会堵死社会上升的最后通道,那些出身平凡的年轻人,不敢再谈梦想。

  不流动的水就是一潭死水,不流动的社会阶层,也必然丧失活性。而这,从根本上将损害国家经济发展的根基:创新带来的生产力的进步和效率的提升。

  所以国家就会让房价跌吗?事情远非如此简单。

  房价问题从老百姓的角度看,是一个账面财富的问题,是一个居住问题,或者说是一个社会地位的问题。但从国家的层面看,它本质上是一个债务问题。

  以我们国家强大的制度优势来说,想要让房价降下来,并非难事。

  但问题是,这之后引发的债务违约,资金断链,甚至地方政府破产的问题,如何解决?需要知道,土地财政的确是我们经济里的一大特征。违约意味着信用的崩溃,如果作为公权力部门的政府信用出现了问题,那么对民众信心的打击,可想而知。

  因此,房价的问题就变成了一个两难的问题。不能“既要,又要”,也不能“不要”。

  同样的十字路口,也横在中美经贸关系的中间。

  面对美国步步紧逼的贸易“挑衅”,我们的反应是比较激烈的,目前为止的选择用“针锋相对”来说,并不过分。但这样的选择是否是最优,见仁见智。

  一个基本的事实是,贸易冲突已经成为国家制定经济政策重要的参考变量,“外部环境明显变化”的判断,便是明证。

  但不要忘记,贸易问题不简单是关税的问题,也不是进出口的问题,它是两个大国的关乎未来的竞争。或者在中期,是制造业的竞争。

  美国的加息减税在助推经济增长方面的作用,已经开始显现。按照合理的逻辑,我们也应该要给企业减税,才可能维持得住有竞争力的经营环境,不至于让企业都跑了出去。

  事实是什么呢?事实是我们的经济承受压力,民营企业承受着去杠杆的阵痛,但财政收入却创了两位数的增长,税收大好!

  在中国,能否给企业实施大规模的减税呢?这不是学术上的问题,而是一个选择的问题。

  要不要减税,要不要增加中央政府的杠杆,要不要激发民营企业的活力,要不要让“民进国退”,是在贸易冲突背景下,国家面临的另一些十字路口的重大决策。

  又比如,供给侧改革,环保限产,让商品市场特别是黑色出现了暴涨的行情,但为何股票市场没有跟着涨起来?商品和股市的冰火两重走向,是否意味着滞胀渐行渐近?经济增长下滑叠加通胀,会带来什么深远影响?这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降低国有企业杠杆,把利润往上游进一步集中,推高工业品的价格,但面临的却是下游需求的下滑,这样的“限产”思路是否合理,同样值得深思。

  3  

  信心从何而来?

  搞金融的人,离国家的政策天然就比较近,因此也更为敏感。很多同志近段时间都很焦虑,焦虑得睡不着觉,坐立难安。

  焦虑不仅仅来源于市场波动起伏的变化,更多地,来自于如何让大家重拾信心?

  重拾信心的关键,是要看到向好的变化,坚定的勇气,和承受短期阵痛的魄力。

  说到底,我们现在面临的十字路口,是经济发展四十年的拐点,是历史决策的关口,也是新的改革起点。

  多数人的命运,都将在这拐点之后,在不自知的情况下被历史改写。

  我们并不希望电影里的台词成为现实:

  如今我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我知道哪条路是对的。毫无疑问,我知道 ,但我从不走。为什么?因为实在太艰难了。

  • 责编: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