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马云没用,996争端只是个开始,赚不到钱谁也没辙!

2019-04-15   作者: 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   来源: 一棵青木

形象一向不错的马云,这几天火了,不过是被骂火的。 4月12日,马云在一次直播的交流会上对最近热议的996.ICU话题进行了点评,马云的主要观点如下: 1. 能在996公司工作的员工是修来的福气。 2. 我不是996,我每天是007。 3. 不要扯法律什么的,法律也没规定

  形象一向不错的马云,这几天火了,不过是被骂火的。

  4月12日,马云在一次直播的交流会上对最近热议的996.ICU话题进行了点评,马云的主要观点如下:

  1. 能在996公司工作的员工是修来的福气。

  2. 我不是996,我每天是007。

  3. 不要扯法律什么的,法律也没规定公司要给你们提供这么好的工作环境这么高的工资,法律也没规定公司要给你们股票,但是我不也给你们了吗。

  这个观点出炉之后,结局显而易见,马老师被骂的狗血喷头,全网集体黑。。。

  马云被骂惨了!所以,今天上午11点,马老师紧急再发贴,称自己只是说了实话,群众不喜欢听这些“不正确”的话,但是他认为说实话更重要。

  总览全文,话里话外还是一个意思,互联网公司让员工996是正确的。

  毫不意外的,马老师再次被骂了个狗血喷头,比上次骂的还惨,还不如不发这个声明。

  在这次的996工作制度争端中,互联网大佬纷纷表态,几乎集体支持996:

  马云:996是前世修来的福报;

  刘强东:混日子的人不是我兄弟;

  雷军:优秀的人心甘情愿每天12点下班;

  只要说话的大佬一律被骂惨,相比之下,从来不喜欢说话的马化腾反而成为了风评最好的那个,真是全赖同行衬托 ,虽然腾讯程序员也是996。

  马云这次之所以被骂这么惨,还因为他这次说的话和以前说的话出现了明显反差,在2017年,马云在韩国接受采访的时候是这么说的:

  我后悔终日忙工作,根本没时间陪陪家人,要是能再活一次,我绝对不会再这样了。如果有来生,我一定选择家庭。

  好嘛,这才2年,还没到来生呢,马云就开始说能996工作放弃家庭的人是修来的福气,自己从来没有后悔过12X12,这前后反差也太大了,正说反说都是马老师有道理。。。

  而刘强东也是这样,前几年说京东的员工都是兄弟,而京东永远不会开除任何一个兄弟。现在倒好,混日子的人不是我兄弟。

  在你被京东开除之前,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刘强东的兄弟,这一定律也被称为薛定谔的兄弟。

  而实际上,骂马云,骂刘强东都没用,996争端只是个开始,赚不到钱谁也没辙,我在2019年1月5日曾发表过一篇文章,预测码农高工资的黄金时代结束了。

  文中有两个主要观点,2018年为互联网黄金时代结束的转折点,从2019年开始,码农个体的工作量会逐渐降低,和其他行业的收入差距会逐渐拉平。

  这一次996争端,是码农个体工作量未来会逐渐降低的标志性转折点,而2019年得到APP宣布全员取消程序员年终奖,这件事将会成为互联网程序员全员降薪的转折点,它预示着程序员和其他行业的巨大收入差距差距会逐渐拉平。

  下面,我会详细讲解,我之前为什么敢下这种预测,而今天为什么又敢继续坚持这个预测。

  1.

  缩水的年收入

  首先,互联网行业996工作制不是刚发明的新产物,而是多年的习惯,在很多公司甚至已经形成了制度。

  996制度就是阿里首创的,各大互联网公司都迅速跟进,华为倡导的狼性文化,其实也是996的变种。

  那么问题来了,为啥这么多年996都过来了,程序员甘之若饴,而今年突然开始反对了呢?

  道理很简单,互联网行业没钱了,开始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

  在过去这么多年里,程序员的工作极为辛苦,很多项目都是非常赶时间的,时间就是生命,例如王者荣耀比竞品仅仅早推出了一个月,就和腾讯达成了合作协议,拿到了腾讯的流量支持,而竞品的下场就是胎死腹中,大亏特亏。

  在互联网的世界里,生死时速的竞赛特别残酷,为了能在竞争中获胜,程序员们被迫不停加班,否则会被竞争所淘汰。

  那为什么程序员们乐意这么加班呢,很简单啊,因为赚钱多啊。

  今年虽然有裁员新闻,但是好像没听说这些大厂的程序猿有降薪啊,他们为什么在今年突然开始抗议呢?

  这里我首先要科普一下程序猿的薪资构成,我们都知道,编程是一种创造性的劳动,它和固定劳动是两码事,程序猿的工作成果极难量化,如果采用固定死工资,那就是干好干坏一个样,干和不干一个样,程序猿分分钟给你交出一堆烂代码出来。

  所以,在基本工资之外,程序猿拥有极高的奖金,在互联网企业,年终奖是非常丰厚的,丰厚到传统企业想都不敢想,年终奖发3个月,5个月甚至10个月以上工资都很正常。

  最夸张的,是王者荣耀团队,他们团队发了100~120个月的年终奖,哪怕按月薪1万计算,这就是百万年终奖。

  据爆料,王者荣耀团队的程序猿,最低年终奖为140万元,最高达200多万。

  为什么王者荣耀团队发这么高的年终奖,因为这个项目太成功了,日赚一亿的爆款产品,给公司创造了这么巨大的盈利,发巨额年终奖自然不在话下。

  按互联网世界的潜规则,项目收益好,程序猿的年终奖必须高。

  有些工作比996稍微轻松一点点,但是程序员肯定不会去做,例如我前几天在武汉拍的这个招聘广告。

  在所有的互联网公司,码农的年终奖都是一个薪资构成不可忽视的组成部分,3个月工资的年终一般都不好意思对外说,10个月以上的才会对外炫耀。

  如此巨额的年终奖,并不是互联网公司要做免费广告,而是互联网公司的管理模式决定他们只能这么来发薪水,必须让员工的收入和项目的收益直接挂钩,员工才会有动力去拼搏奋斗。

  只要钱发够了,别说996,就算是007,员工都不会说什么。

  而在2018年,整个互联网公司的效益都不好,赚不到钱,公司就不会发年终奖,很多互联网公司的年终奖都缩水甚至是停发。

  这下程序猿们炸毛了,不发钱还想让我996,门都没有,抗议,严重抗议。

  2.

  互联网行业的转折点

  我们都知道,2018年的经济形势不太好,所有的行业都在共克时艰,那度过这段时间之后,是不是工资待遇就会回暖呢?

  其他行业会,但是互联网行业不会,这句话我在今年1月份的时候说过,被好多人喷,我今天还是要说。

  道理很简单,其他行业的工资始终趴在地上,而程序员的工资被风口吹到了天上。

  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的互联网行业是一个满地黄金的行业,充满着暴富的神话,在利润的刺激下,各路资本疯狂的涌入互联网行业,想一个创意,招一堆程序员,就能做出一个APP,凭空获得大量财富。

  “一个才没成立几天的公司,就凭着几个故事,组建了几个人的团队,估值就可以是几十亿美金。”

  为什么互联网企业的估值这么高,这个利润到底有多丰厚?我们以腾讯为例,李泽楷在1999年风投11万美元给腾讯,在2001年以126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南非投资公司MIH。

  区区2年时间,李泽楷爆赚110倍,这就是风投收益率的恐怖之处。别急,还没完,如果李泽楷不卖掉这笔股份,现在价值5000亿港币之上。

  18年里,MIH始终持有李泽楷的这笔股份,增值率超过7000倍,茅台什么的都被碾压成渣渣。

  如果李泽楷从头持有到尾,收益率则超过70万倍 ,这个收益率已经让人感到麻木了,投资阿里的收益率并不亚于腾讯。

  腾讯阿里这种极端案例抛开不谈,普通互联网公司投资成功后百倍回报的案例,在互联网风投届里比比皆是,投资100个公司,只要成了1个,就不亏。

  只要我投了,估值半年就要翻一倍,不然还不如去死,这也是风投圈的潜规则。

  这不是幻想,而是曾经真真实实存在的行业现状,在那个互联网的风口上,资本曾经就是这么疯狂。

  他们疯狂的原因,是因为过去十几年的投资给了他们大量的回报。王者荣耀的程序猿可以拿到百倍月薪的年终奖,王者荣耀的投资人呢?

  在巨额利润的刺激下,资本疯狂的投资和互联网沾边的一切领域,甚至连股市里和互联网擦边的个股估值都会直接上一个台阶。

  互联网公司如此赚钱,估值如此昂贵的重要原因,是他们拥有流量,互联网公司的核心根基就是流量,没有流量,他们只是个空壳APP而已,用户数量决定一切。

  但是这些年,随着资本的疯狂涌入,APP的数量越来越多,多到占满了互联网的每一个角落,但凡是你能想到的领域,全部都有大量互联网公司在运作。

  这些公司之间互相抢夺流量,为了吸引用户不惜掀起烧钱补贴大战,打车不要钱,外卖不要钱,钱哪来的?投资人给的。

  投资人为什么敢给,因为他预期未来会赚大钱啊。

  就这样,互联网上的流量越来越贵,贵到很多互联网公司后来纷纷开了实体店,因为他们经过计算后发现,实体店的获客成本已经和互联网持平甚至更低了,互联网不再是流量洼地。

  从马云开始投资线下实体店,号召线上线下相结合的那一天开始,互联网行业就不再是一个暴利行业了,他已经成为了一个传统行业。

  区分一个行业是否是传统行业,并不是看他干的东西是否高精尖,而是看他是否赚钱。。。

  曾经,只需要一个概念,外加一堆程序员,做出了APP,就能凭空吸引一堆用户,流量价格极为便宜,企业就能因此赚大钱。

  这个时候谁最具备价值,程序员!没有程序员做出的APP你哪来的用户?你的概念谁不会复制,不给高工资分分钟整套班子就被别的公司挖走。

  但是在竞争白热化的今天,程序员还具备这么高的价值么?不具备了,即便你做出了APP,没有资本疯狂的烧钱,新用户也不会过来。

  但是对于资本来说,如果烧钱买来的流量价格和线下实体店相差无几,那我为什么不去投资传统行业的沃尔玛呢?

  在那个互联网的黄金时代,各大互联网公司疯狂的跑马圈地,这个领域别的公司做了,我也要做,能圈一块地是一块,搞不好我就能干掉他呢?

  所以,中国的APP如雨后春笋般疯狂的冒出,重复的APP数不胜数,大量的项目最后都死了,没有给公司和投资人带来收益,但是做这些项目的程序猿,工资可没少拿,不出高工资你招不来人。

  哪怕是在腾讯阿里的内部,孵化无数的新项目最终也是失败的,成功的明星项目并不多见。

  在遍地黄金的时代里,投资人和公司可以忍受这种失败率,成功一个就是爆赚,但是在各大领域都已经被圈地完毕,新项目难以生存和盈利的今天,再疯狂的开各种新项目就不太明智了。

  公司找不到好的新项目,就没办法给程序员安排繁重任务,所以程序员很闲。

  公司赚不到钱,就没办法发巨额年终奖,所以程序员不满意。

  公司受限于劳动法,大公司尤其敏感,不好随便裁人,也不能降薪。

  所以,一个奇葩的事情发生了,公司没那么多事,但是就是要求程序员们不断的加班,不断的开会,不断的重复修改程序,把时间空耗掉。

  程序员们不介意加班,但是你的年终奖是按照项目收益来的,手头做的这个项目,天天就知道开会,一看就没啥前途,年终肯定分不到几个钱。没多少正经事,还天天让我加班,有毛病吧。

  所以程序员们爆发了,开始抗议996,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公司巴不得等你们辞职呢,薪水太高了,现在活又太少了,不准降薪不让大量裁人,公司也很为难啊。

  我在预测未来程序员的收入会和其他行业逐渐拉平的时候,也同时预测,未来码农的个体工作量会逐渐降低,不会像以前那么繁忙,这是为什么呢?

  道理很简单,从互联网整个行业的整体来看,龙头公司已经形成了垄断地位,新来者很难生存,挑战微信的聊天宝连一天都没活下去,所以新的软件开发需求会不断下降。

  但是与此同时,程序员们的高薪水刺激大量其他行业的人员不断涌入,从业者会越来越多。

  人越来越多,项目却没有同比大量增加, 那么平摊到每个码农身上,工作量自然会下降。

  工作量下降的同时,受到劳动法限制,老员工的薪水收入可能不会降低,但是在其他行业随着通胀不断涨薪的时候,他们的工资极有可能会原地踏步,至于巨额年终奖,也会变得越来越罕见。

  就和最近几年待在设计院里的工程师一样,什么都涨,就设计费不涨。核心原因就是这些年涌入的工程师太多,人员增速已经超过了基建投资的增速,所以多年来工资原地踏步。

  2019年的工资和2009年居然差不多,这就是土木行业,2009年的土木工程师,那收入也是杠杠滴,当年曾是傲视码农的高收入群体。

  这次码农抗议996会不会成功,我的意见是早晚会成功,因为程序员从业者会越来越多,而行业却无法提供更多的新项目。

  在过去,需要全员996才能做完手头的任务,但是早晚有一天,965工作制就足够完成所有的开发工作,而且这一天会很快到来。

  但是在此之前,盈利突然下滑的公司需要降低开支,如果不能降薪那就只能996逼走一部分人,剩下的人996来满足目前的高工资需求。

  然后失去工作的程序员在市场上不断降低自己的工资要求,经过漫长的博弈,最后达成了一个稳定的行业报酬新标准。

  前几年新人比老人贵,所以互联网公司不断的加薪。而这些年所有的传统行业,都是新人比老人便宜。

  由于新人更便宜,公司也不会给老员工加薪,最终会形成和现在的设计院一样的状态,什么都涨,就是设计费不涨。

  我不反对996,也不支持,我只负责帮大家剖析真相,虽然它很残酷。

  • 责编: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