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年人不再剁手

2018-11-30   作者: 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   来源: 90度地产

年底不要轻易和中年老友聚餐。如果中年女人吐槽的是老公和孩子,中年男人对于工作和收入的无奈则更令人揪心。Z就是其中一个。 Z所在的公司正在经历一场艰难的讨薪事件。一个扩张迅猛的新兴公司的冬天来的迅速猛烈,是他此前始料未及的。但即便是吃香的技术人

  年底不要轻易和中年老友聚餐。如果中年女人吐槽的是老公和孩子,中年男人对于工作和收入的无奈则更令人揪心。Z就是其中一个。

  Z所在的公司正在经历一场艰难的讨薪事件。一个扩张迅猛的新兴公司的冬天来的迅速猛烈,是他此前始料未及的。但即便是吃香的技术人员,他在跳槽时也自称没有太大空间,比如说,如果在前几年,他根本不会允许自己跳槽时收入居然会降低,但在这个冬天,他自己也说:“没法挑。36岁的人了,又不能去看大门。”

  当关于消费升级还是降级还在引发社会大讨论时,购房开支已经透支了Z的消费能力不敢再随意“买买买”,面对90后仍在升腾的消费欲望,他只吐出一句,“90后都18到28岁了,世界是他们的。”

  被房贷套牢的中年人

  Z在北京有两套房。大的在五环外城郊,自住。小的一居室在城内,出租。刨除租金外,两套房的房贷加起来,每个月还要再还将近三万。“基本上两个人的收入,一个人就完全付房贷,另一个人养家养孩子,根本不敢在工作或者生活中发生任何意外情况。”

  当下,是消费升级或者降级?对于这个讨论,他苦笑一下,“捏着工资条,还敢往购物车加东西?双十一基本上只给孩子买了衣服。”

  在入职新公司后,Z的收入比上一份工作有一定降幅,他坦言心里会有一个收入红线,比如说如果每个月收入只有2万,也许就得“断臂求生”。不过,他没敢想卖掉城里的四十平米老房子,在他看来,毕竟在城里,教育资源比五环外还是好一点。

  Z是众多被房贷套住的一批人中的一个。在11月24日人民大学发布的《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2018-2019)》报告中指出,消费者在房地产去库存中债务率大幅度上升,消费基础受到严重削弱。

  该报告认为,“目前居民财富基本上被房地产掏空,广大中产阶级和中下收入阶层被房地产套牢。2015年之前,被房地产套牢的基本上是中上收入阶层,而新一轮的去库存,特别是货币化以及鼓励农民工购房,实际上将储蓄存款相对薄弱阶层的可利用资金基本上全部投入到房地产市场。”

  随着房地产对于经济的推动作用开始被刻意弱化,消费作为经济稳定增长的压舱石,开始被赋予更多的意义。在改革开放之前的1978年,最终消费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仅38.3%,到了2017年,这一数据增长至58.8%,而在今年上半年,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78.5%,比上年同期提高了14.2个百分点,已经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拉动力。

  但如今,随着居民杠杆率不断攀升,当Z一样的中年人感慨“穷的只剩下房子”,房贷对于居民消费的挤出效应开始愈发明显。

  2018年10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5534亿元,同比名义增长8.6%。这一数据在今年5月,曾创下2003年5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该月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为8.5%。虽然在此后几个月时间内,曾短暂回升超过9%,但增速放缓的事实已经从数据中显现出来。

  对比下2008年的数据,当年在国际金融危机冲击下,刺激内需、扩大消费成为促进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来源之一。当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首次突破10万亿元,同比增速高达21.6%。

  裁员潮中,被惧怕的“花呗们”

  在P2P公司频频暴雷、互联网公司开始进入“多事之秋”。Z在前任公司无法正常发工资后,跳入了另外一家成立不足三年的互联网公司,除了工资没得谈外,与此前在公司手底下有个小团队不同的是,当下他什么都要自己亲手从头做。

  但这对他来说,还不是结束。他苦笑着说:“互联网公司新陈代谢率很高,除了要防着被更年轻的90后替代外,更为焦虑的是这个公司一旦倒闭,又该怎么办。”

  他说自己无法量化自己的焦虑来自于哪儿,“看着周围担心失业的中年朋友,我第一次想到了,人生可能就是一个不断降级的过程。”Z说,从40岁到退休的20年时间里,一旦失业,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哪里又能给自己上社保。

  进入2018年,大大小小的互联网创业公司迫不及待去敲钟,不管是美股还是港股,似乎能上市上车,就拿到了一张过河的船票。这一波互联网上市潮背后,是市场上流动性偏紧引发的钱紧焦虑。

  在这一波行业性焦虑愈加厚重后,互联网公司缩小规模的势头开始出现。智联招聘平台大数据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IT/互联网行业的招聘职位数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51%。

  近日,有网友在匿名发布消息称京东将裁员超10%,并打算先从未婚未育女性开始,不过,随后京东回应称,系正常的人员流动和末位优化。

  其实,不光是京东,在此之前,就有网易游戏部门裁员、美图裁员,锤子手机裁员等一波裁员信息传出,尽管在此后,企业官方都给出了相应解释,“内部人员优化重组”、“还在继续招人”等官方回应却挡不住这场互联网寒风力透纸背。

  Z说,他已经停掉了所有的信用卡,但还留着支付宝花呗。他说生活中,总会有需要周转的时候,但他强调只会在购买“大件”的时候考虑用一下花呗。

  他说,在双十一前夕花呗被暂时性提升额度后,他在近期又收到了支付宝花呗正式的额度提升通知,以及一则友情提示:“好好用花呗,有助提额哦”当时他说自己首先的感慨是,缺的是额度么?缺的是花钱的勇气和还钱的能力。

  消费的未来:小镇青年?

  在推动经济稳定增长过程中,政府在近期连续出台政策刺激消费扩大内需。比如个税起征点调整到5000元、增加了专项附加扣除等减税政策等等,以此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以达到刺激消费的作用。

  但对于在线上不敢大手大脚“买买买”、以Z为代表的一部分奔着40去的80后们来说,早已不是“剁手党”主力。网上曾有段子称,“房价、医疗、割韭菜”是中年人面临的三大极限挑战。当他们,真的面临上有老、下有小境况,身背房贷与教育、医疗压力,在职场中不敢辞职,还会有多大的消费欲望能够在夹缝中被激发?

  但90后的消费欲可以。十年前,网上曾有一张帖子对比70后、80后和90后的不同,一个回答是,“70后有存款,80后有负债,90后我们有老爸! ”如今十年过去,背着房贷的80后们,已经在消费大潮面前,心有戚戚。而90后们,除了有父母的存款外,更有各种消费贷。

  根据商务部的数据,今年新增的网购人群主要是年轻人和三四线城市的居民。据统计,90后首次超越80后成为双11狂欢节购物的主力军。

  从大小电商平台、到短视频APP、再到品类繁多的诸多品牌,“小镇青年”已经成为它们争相追逐的对象。这群年龄在18-26岁、生活在三四五线的90后新生力量,虽然尽管月收入跟一二线城市的上班族不能比,但由于住房压力和生活压力相对较小,消费意愿强大。极光大数据研究报告就指出,七成小镇青年都会选择将月收入的80%用于消费。

  不过,一个引发社会讨论的现象是,对于没有房贷压力的90后来说,提前消费已经成为一种常态。根据花呗发布的《2017年轻人消费生活报告》,在中国近1.7亿90后中,超过4500万开通了花呗,也就是说,平均每4个90后就有1个人在用花呗进行信用消费。

  在日前举行的一次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也特意提及了中国隔代之间储蓄率的变化现象,他指出,借助于新金融科技,消费信贷发展非常快,甚至有一些是过分诱导年轻一代提前消费、借贷消费。他认为,这不仅是一种经济现象、金融现象,同时也是一种文化现象,是一种人口现象,可能会带来重要的影响。
  • 责编: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