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视角:凤凰男有点小钱,就敢多生娃!

2019-02-13   作者: 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   来源: 国英观察

炫富炫车炫房,炫来炫去,都比不上炫娃! 这是今年春节的直接观感,已生二胎的,欢喜异常,尚未生二胎的,摩拳擦掌。旁观在外工作、春节返乡的同学发

  炫富炫车炫房,炫来炫去,都比不上炫娃!

  这是今年春节的直接观感,已生二胎的,欢喜异常,尚未生二胎的,摩拳擦掌。旁观在外工作、春节返乡的同学发小、街坊邻居,年至40不惑的同龄人,粗略统计,至少已有3个是二胎的爸爸了。

  更多的还在摩拳擦掌,“只要手头再多上50万,我铁定让老婆怀二胎了,”——这是我一位发小的短期人生目标。

  01

  与想象中的不同,这些已生二胎的、或正积极准备生二胎的同龄人,他们并非是实打实的穷人,也更不是所谓的富人。

  我对他们的概括,应该更加准确一些,他们是“原农村的富人、新都市的穷人 ”——这如何去理解?

  因为,他们往往在大城市工作、而原家庭又隶属于农村,在农村中,他们有个一两百万的净资产,确实属于富人,但是,在大都市,他们的这点钱,又只仅仅够支付一套三室一厅的首付款,是名符其实的穷人。

  在他们一张张欣喜的面容背后,我却仿佛看到他们劳苦的后半生。一来,他们远远低估了培养一个孩子的成本,他们看到的,好像仅有养育成本,而不是培育成本 ;二来,放开二胎计划后,几乎所有家庭的二胎,通过提前胎检识别,生下来的几乎都是男孩。

  养育一个孩子的成本,从农村的角度看,或许仅需要1万/年,但是,从一二线城市培育的角度看,没有4—5万/年,是根本打不住的。而对于二胎批量的男孩,我真的为之担心——这些15后的男孩,20年后他们的婚娶压力将有多大?

  为什么这些“原农村的富人、新都市的穷人”,更迷恋生二胎呢?

  02

  从我国的贫富分化来说,“全面开放二胎”后,不同人群的生育决策,究竟会有哪些不同?

  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首先要明白,从人类文明诞生以来,在不同的时代,生养后代的成本、以及由此导致的生育意愿,是截然不同的。

  比如,在农耕时代 ,除了遇到罕见的灾荒,近乎所有人的生育意愿都是极其强烈的,为什么呢?生养孩子的成本极低,孩子10岁左右就可以充当半劳动力,15岁左右就基本是完全劳动力,开始为家庭付出分忧了;

  而到了工业时代 ,基于工厂的制度性管理、以及技能的起码要求,生养孩子的成本就会相对提高,并还得附带起码的教育成本,孩子也起码到18岁左右,才逐渐能够反哺家族。

  但是,到了后工业时代 (或者称之为信息时代),生养孩子的成本已经变得极高,没有10几年、甚至近20年的学历教育和素质教育,已经很难让孩子在社会上立足,有人测算过,在我国一线城市生养一个孩子直到他能够自立,大抵需要200万元,在这一阶段,生养孩子对于绝大多数家庭,已经变成了情感性的投资回报需求,而不是物质性的投资回报需求。

  既然是情感需求,那这也就意味着,现在的生育,某种程度上已经变得奢侈,生育一个对于绝大多数人已经成为负担,更何况是二胎呢?

  将适龄生育人群分为富有、中产、中低产和低产四个群体,从投资回报的角度看,在全面放开二胎后,哪些人群的生育意愿会最强烈呢?

  毫无疑问,“全面放开二胎”的政策发布后,富有人群的生育意愿会最强烈,因为,生育成本对于这部分人群的资产和收入来说,已经不构成压力,生育二胎所带来的情感需求满足,可以完全覆盖生育成本,为什么不生呢?事实上,即使在“全面放开二胎”之前,富有人群为了多生孩子,早已不惜出国养娃,人在物质全无压力的情况下,追求精神需求才是主要的,更何况是延续后代这样的情感需求。

  单纯以家庭年收入计,一线城市200万/年以上可称之为富有人群,40—100万/年称之为中产、10—30万/年称之为中低产,至于更低的家庭收入,应该早晚会回小城市或农村。

  所以,全面放开二胎后,对于一线城市 的适龄生育人群,可能也就是年收入200万以上的家庭生育意愿会强烈一些;

  对于二、三线的中等城市 ,我们笼统核计一下,基于生育成本的不同、以及观念的些微变化,可能也就是年收入100万以上的家庭生育意愿会强烈一些;

  而至于四线小城市、以及广大农村 ,则可能是年收入30万以上的家庭生育意愿会强烈一些。

  对于许多人在都市、心在乡村的中年人 而言,他们是凤凰男,他们为了圆自己梦、或圆父母梦(养儿传终接代),只要生活稍微稳定,只要手头上再有点小钱,他们往往就敢多生娃。

  • 责编: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