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辑大跃进,步子太大扯着蛋

2018-11-28   作者: 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   来源: 老斯基财经

基因编辑婴儿的风波,让人惊叹活久见: 上午还是大力吹捧,被誉为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然而片刻之后,舆论就反转了。 从专业媒体到民间舆论,几乎是异口同声质疑和批判,事件当事方的求生欲都十分惊人。 南方科技大学表示,贺建奎

基因编辑大跃进,步子太大扯着蛋

  

  基因编辑婴儿的风波,让人惊叹活久见:

  上午还是大力吹捧,被誉为“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然而片刻之后,舆论就反转了。

  从专业媒体到民间舆论,几乎是异口同声质疑和批判,事件当事方的求生欲都十分惊人。

  南方科技大学表示,贺建奎本人已经停薪留职。

  “莆田系”的深圳和美医院表态,跟这个项目毫无关系。

  签署了伦理意见书的专家表示,签名是伪造的。

  深圳有关部门称对此事不知情,而上级部门也声称要展开调查。

  不知道这到底算不算医学史上的突破,但一定是传播史上的突破,创造了反转最快的历史纪录。  

  唯一还嘴硬的当事人,就剩下贺教授孤独一人了。他内心中的剧本,原本应该是鲜花和掌声才对。

  在这项基因实验的医学伦理审查申请书上,有这样一段话:“ 为了在国际日益竞争激烈的基因编辑技术应用中脱颖而出 ”,这成了贺教授快马加鞭抢跑的理由。

基因编辑大跃进,步子太大扯着蛋

  这个理由有很大的诱惑力:

  一方面它站到了无上的高度,想要发挥“后发优势”,我们就必须“大胆探索,突破禁区”,才能赶英超美,实现弯道超车。

  另一方面,“国际领先”这个荣誉,恐怕充满了更大的诱惑力。就像诺奖情结,总能戳到国人的痛点。我们人才济济,博士和论文发表数量都高居世界第一,怎么就搞不出国际领先的学术成果?

  成大事不拘小节,为了拿个第一,手段有点瑕疵,也只是战术问题,无伤大雅。  

  随着真相和细节被逐步还原,人们才发现,这是一起典型的“弯道超车式”学术创新。

  其实,这项基因技术,早在2015年就被国外学者研究出来,经过多年发展早已经成熟,很多团队都在实验中使用。之所以一直没有用于人体研究,还是因为伦理上的争议。毕竟拿人做实验这种事,已经超出了科学伦理的范畴,也面临着巨大的未知风险。

  所以,这拼的不是速度,是底线。 贺建奎一下子从学术界明日之星,变成过街老鼠。

  这种心情不是他一个人才有。之前的韩春雨教授,也是从诺奖争夺者,变成了实验数据造假的学棍。让人看到了普通大学跟世界一流院校的差距,不仅仅体现在科研水平和资金投入上。

  然而,贺建奎教授的出现却让人惊叹:原来比造假更可怕的,是来真的。 实验本身如何先不说,但有些原本很重要的事情,在他们眼里,却成了“走程序”:项目申请方,是一家“莆田系”民营医院;学术伦理审查,签字的专家竟然有牙医和麻醉师;而被当作项目名头的南方科技大学,却宣称毫不知情,内情扑朔迷离。

基因编辑大跃进,步子太大扯着蛋

  贺教授竟然用这么一套山寨程序,突破了监管的锁链,完成了史无前例的疯狂实验。然而他却说:“胚胎基因编辑这项技术,终会登上世界的舞台,总有人要走这一步,不是我,也会是其他地方的什么人。”

  不知道贺教授是把自己当作了盗尸体的达芬奇,还是对抗教会的布鲁诺? 只可惜他忘了郭德纲说过的一句话,同行才是冤家,很快就有人揭了他的老底。

  在二月份的一次学术会议上,贺建奎还义正言辞地说过:任何执行生殖细胞编辑或者制造基因编辑的人类行为是及其不负责的。按照十月怀胎的进度,他自己当时应该早就开展基因实验了。如此心口不一,不是人格分裂,就是为了麻痹同行抢进度。

  此外,贺建奎背后有多家基因技术背景的公司,它们被认为才是最大的利益推手。实验成功的消息一传出,某支医疗股瞬间涨停。

基因编辑大跃进,步子太大扯着蛋

  果然只有资本的欲望,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民族情怀和科学崇拜都没有错,只是在急功近利的风气下,难免会被骗子钻了空子,拿一些“洋垃圾”当成宝贝来圈钱。

  这样的例子还真不少:国外常见的药品褪黑素,被包装成高级补品脑白金;国外民科的所谓“酸碱平衡体质理论”,到了我们这里就成了保健品市场的金科玉律。

  让人无奈的是,在医学话题的争论上,占上风的不是洋骗子就是土大师;理性专业的声音夹在中间,总是极其微弱。

  近些年来,基因技术逐渐成为资本市场的新宠,新一波的潮流出现了:基因检测成为了新的资本风口。

  可惜这个风口再能吹,也没有骗子能吹。在美国风靡一时的Theranos公司,号称一滴血检测癌症,其总裁被誉为“女版乔布斯”。后来被人揭露其检测技术存在造假,缺乏科学依据,短短半年多,公司从最高时估值90亿美元走向破产。

  然而,资本对于基因技术的追求不会停步,毕竟健康的价值不可估量,病人的钱才最好挣。

  如果说《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告诉我们,药品价格关系到人的生死;那么人体基因技术,甚至会动摇整个社会价值体系。就像霍金担忧的那样,人类无论穷富贵贱,在出生和死亡的面前至少是平等的。

基因编辑大跃进,步子太大扯着蛋

  也许未来某一天,技术和金钱可以让人跨越这条生命禁区,逆天而为,这已经不是一个科学或商业的问题。

  当追名的学者和逐利的资本开始合谋,我们这个社会能否抵挡得了诱惑? 这一对背负着成年人原罪的婴儿,无辜的降生就是一个悲观的答案。但愿这不是最后的答案。

  “疯狂科学家”是西方媒体喜欢讨论的话题,尤其是在美国,对于新科学技术担忧质疑的声音同样大有人在,这种思潮有着很长久的历史。

  真正的科学狂人,从来都不是个体主义,而是制度和环境的产物,社会之恶才会催生出科学的堕落。

  在纳粹德国时代,就搞过很多反道德的医学实验,美其名为“人种改良”。而在冷战时期,利用生化技术改造身体机能,是美苏两国暗地里都干过的黑历史。其最直接的应用,就是运动员服用禁药,这也是西方媒体常年乐此不疲的话题。

  而在那个时代,新中国还是一个百废待兴的农业国,虽然高喊“赶英超美”的口号,却玩不起这些黑科技。

  所以你在美国漫威电影里看到的那些反派,比如邪恶的九头蛇组织成员,不是纳粹就是前苏联特工,要么是中东或东欧恐怖分子。从来都怀疑不到淳朴自然、崇尚集体主义的中国人身上。因此,当中国最先捣鼓出基因编辑婴儿的消息传出时,西方人也是一脸震惊。

  只是这个能拍成电影吗?为了大陆市场的票房也不能拍啊。

  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部分西方人对于我们的担忧和疑虑,就是质疑我们有没有足够的文明诚信和成熟理性,能否与巨大的经济实力相匹配,能不能承担现代文明的责任。

  作为一个爱好和平与理性,崇尚天人合一的古老国家,我们从文化和伦理上,都抵制这种反道德的“科学成就”,更不想因此背上骂名,扮演人类文明的反派。

  毕竟我们的战狼用血肉之躯保家卫国,会功夫就能一个打十个,我们才不需要变种人呢。

  • 责编: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