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消息传来,人口难题将这样解决?!

2019-03-08   作者: 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   来源: 财经韬略

为解决中国的人口问题,有人操碎了心。 01 昨天两会上,有代表提交了一份《关于抓紧修改法定结婚年龄及不再鼓励晚婚晚育的建议》,核心内容有两点: 1、修改《婚姻法》,将男女结婚年龄限制又原来的22周岁、20周岁分别下调至20周岁、18周岁; 2、删除晚婚晚

  为解决中国的人口问题,有人操碎了心。

  01

  昨天两会上,有代表提交了一份《关于抓紧修改法定结婚年龄及不再鼓励晚婚晚育的建议》,核心内容有两点:

  1、修改《婚姻法》,将男女结婚年龄限制又原来的22周岁、20周岁分别下调至20周岁、18周岁;

  2、删除“晚婚晚育应予鼓励”。

  2016年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后,2017的新生儿人口数据不增反降,较2016年较少了65万。

  面对此情此景,去年两会期间就有代表谏言,应放开三胎,也有人建议直接取消计划生育政策。

  去年8月份,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刘志彪、张晔提出:为鼓励生育,可以规定40岁以下的公民每年缴纳生育基金。家庭在生育二胎时,可以取出生育基金并领取生育补贴,不生二胎的,账户资金退休时再取出来。

  结果引来网上一片反对之声。许多网友表示,生不生孩子是自己的事,怎么还来个变相惩罚。这俩专家,也被骂了个狗血淋头。经济专家马光远向这俩人扔了一句话,又坏又蠢无下限。

  最后央视网出来发声,表示这是一项荒唐的建议,才平息了沸腾之声。

  今年年初,2018年新生儿数据显示,规模已降至1523万人,较2017年减少了200万,创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新低。这一数据再次掀起了全民对于人口问题的讨论。

  另外,中国的人口老龄化也在加剧,60岁以上的老人占比已高达17.9%。劳动力也在逐年减少。

  情急之下,才有了文章开篇的建议。

  暂不论这份建议会不会采纳,只分析它的可行性。它能有效解决日益紧迫的人口问题和劳动力问题吗?会是有效方案吗?

  本号认为,或许有一定的作用,但不是最佳方案,至多是一个辅助方案。

  02

  有些人可能还不清楚,目前我们面对的,不单只是新生儿问题、老龄化问题、劳动力问题,还有结婚率问题。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愿结婚。

  2017年民政部数据显示,自2013年以来,中国的结婚率急转直下,从最高点的万分之9.9下跌至万分之7.7,而离婚率却一路走高。

  若任其发展下去,离婚率早晚有一天会比结婚率还高。

大消息传来,人口难题将这样解决?!

  图表:国家民政局

  结婚率下滑、离婚率狂奔与新生儿人口数据互为因果。而导致年轻人不愿结婚的,主要是生活压力和观念。

  新时代的年轻人,不想再如父辈们背负那么多生活包袱,他们更多以自我为中心,活得更潇洒轻松自由,越来越多的人崇尚不婚和晚婚。

  所以,才有那么多大龄剩男剩女,在城市的夜色中、霓虹灯下穿梭。

  当然,让年轻人产生不想结婚想法的主要因素,还是生活压力。

  城市化将大批年轻人带进了城市,面对睁开眼就得花钱的现实和每个月的房租费,尤其是一线城市,普通年轻人还得面对着无论怎么努力都买不起房的现实,各种打击与生活的重担,让许多年轻人不敢去想结婚这回事。

  观念与现实,导致年轻人结婚意愿下降,岂是下调结婚年龄限制能够改变的。

  日本去年也将现行20岁成年年龄降为18岁的民法修正案提交,并在参议院院会由执政党议员多数赞成通过。但日本去年的数据也没见的有多好看,人口仍是负增长。

  下调结婚年龄要建立在解决了年轻人的结婚意愿基础上,才能取得效果。换句话说,这是个锦上添花的对策。

  所以,首先还是得解决愿不愿的问题。

  影响年轻人结婚意愿的是观念与生活压力,影响生育意愿的,也同样是这些因素。正如58同城在两会上列出的三点影响生育率的原因:

  第一,观念转变。养老体系日益完善,养儿防老观念淡化。

  第二,女性崛起。女性社会角色变化带来的生育意愿降低。

  第三,养娃成本。育儿成本太高使得很多年轻人选择不生或少生。

  那么如何有效解决这些问题呢?

  03

  中国的人口问题,已迫在眉睫。再不加紧,真有可能赴日本后尘。

  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说了一句非常瘆人的话:按照人口学的概念,人口年龄结构比较有利时,即劳动年龄人口占比高,抚养比低于50%,是收获人口红利的窗口期。按这个标准来看,中国还有十年左右的时间。

  历史纵向和全球横向经验一再告诉我们,人口与经济成正相关。

  影响结婚率与生育率两个重叠因素是观念和生活压力。解决了这两点,结婚率与生育率不攻自破。

  观念需要从教育着手,从小学、中学开始给孩子们灌输正确的价值观。不能让中国步入日本社会一样的低欲望社会。

  生活压力,则要政府通过减税、补贴、降低生活成本,尤其要让房租和房价更亲民,才能根本上解决。这需要从制度、顶层设计上来解决,不是将容易的事。

  在生活压力解决的同时,再辅之以诸如放开生育政策,下调结婚年龄,甚至采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提出的,“将12年学制改成10年一贯制”。

  才能加速解决中国的人口问题、结婚率问题和劳动力问题。

  • 责编: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