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金琪:离开了央视我还是什么?

2016-12-26 作者: 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 来源: 未知

离开央视快3年了,我一直在思考当初央视领导提给我的那个问题,离开了央视我还是什么? 徐金琪在央视社会与法频道供职了9年,当初他决定离开央视的时候,正是媒体人离开体制创业大潮风起云涌的时候,他的很多央视同事都是在那个阶段告别了央视,包括张泉灵、

    “离开央视快3年了,我一直在思考当初央视领导提给我的那个问题,离开了央视我还是什么?”
    
    徐金琪在央视社会与法频道供职了9年,当初他决定离开央视的时候,正是媒体人离开体制创业大潮风起云涌的时候,他的很多央视同事都是在那个阶段告别了央视,包括张泉灵、郎永淳、李咏、柴静、哈文等一大批成名已久的“腕儿”.
    
    3年过去,那股汹涌的大潮已经渐渐归于平静,徐金琪说这会儿他才真正找到了感觉,才明白一点创业的方向。
    
    个人崛起时代并非人人都成平台
    
    从央视离职的一段时间里,徐金琪很不愿意别人用“前央视记者”来介绍自己,他总是跟别人强调自己只是个从业多年的资深媒体人。但是“然并卵”这个网络流行词最准确的描述了当时的囧境,似乎人们最在意的还是他的央视头衔,哪怕已经成为了过去。
    
    “央视是个很大的平台,不能否认,即便是离开了,我们也在继续受到它的影响。每个出来创业的媒体人都会遇到这种情况,或者主动或者被动地与前东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徐金琪说,他对平台的感受从来没有如此之深。后来,他担任了一家众创空间的总裁,走近互联网圈,平台这个词汇出现的就更频繁了,只是这个平台的意义有了点不一样的变化。
    
    “互联网思维中,平台思维是一个基础思维,无论是o2o的模式,还是天使投资,大家想干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把自己打造成平台。谁的产品做的不是平台,那就是一个不值得投资的差评项目。”
    
    徐金琪说这个时候自己是困惑的,平台固然重要,但是都来做平台,实体和内容谁来做呢?“那个时候我感觉自己有点落伍了,尤其是我已经过了45岁,最怕的就是跟不上年轻人的想法,没法做出他们喜欢的东西。”
    
    徐金琪的纠结让他决定离开众创空间和互联网领域,重新思考自己的方向。在这个期间,他生活的主要内容就是看书、思考,他拒绝了出任某金融集团众创空间CEO的邀请,也没有去某着名主持人公司担任总裁。
    
    “以我一个记者对社会的观察,我认定这是一个个人崛起的时代,个人的价值肯定会被释放。平台不是唯一的追求,媒体人创业的路其实特别多,我选择我熟悉的内容领域,即使它是创业生态中的加工工厂,我觉得也是生态中的必须环节,也会有无数的机会。”徐金琪说每个人都想成为马云,可是马云不是唯一的目标,能做成真正的“工匠”,也会让自己的价值获得认可。
    
    他说的内容就是自己创办的多角度公益沙龙,坚持了3年的沙龙,线上分享超过100期,线下活动也在北京、南京、广州等地举办了超过30场,其中不乏360这样的知名企业和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等高校。
    
    围绕着多角度沙龙,徐金琪开发出演讲培训等业务。2016年底,他将用“话剧式演讲”的形式举办一场跨年演讲,邀请自己的朋友一起来分享“个人崛起”的经历。“在一点上深挖、发力,围绕一个核心内容开发,我发现可做的事情太多了。我们不是BAT,不用面面俱到。明年我会把筹划已久的视频故事《徐徐道来》做起来,再生发出什么来,甚至不是我现在能规划的。”徐金琪说他现在很有耐心,对未来也更有信心。
    
    媒体人的“内容为王”之困
    
    当渠道和平台越来越多的时候,优质的内容就成为了竞争的核心。目前无论是迅猛烧钱的视频网站,还是各类新兴平台,都在内容制作上投入重金。媒体人也是看重了这个时代的风口,“内容为王”的价值再次被认可。媒体人无疑在内容生产上是有优势的,也是更专业的,尤其是在视频内容制作上。
    
    专业性是媒体人的优势。前几年曾有过关于“记者、主编已死”的争论,认为人人都是记者,平台就是主编。但是信息爆炸的后果就是受众对信息的选择越来越碎片化,也越来越愿意被“安利”.普遍的浅度阅读也为媒体人更擅长的专业深度生产提供了发展的机会。
    
    “以前我做记者的时候,就不一定要去跟别人争最新的热点。等事实清楚了,用大家没有注意的视角来解读新闻,会成为更好的新闻。”徐金琪以往的经验在追求传播速度的今天再次发挥了作用,“以慢为快”让他能更好地找到感觉。
    
    “成功的模式不能复制,到现在我们也看不到另外一个罗辑思维,看不到下一个papi酱。但是成功的经验可以借鉴,在别人走过的路上进行微创新,这就是我们的另一条路径。”
    
    徐金琪说他和团队研发的“话剧式演讲”是演讲的3.0版本,也有很多客户冲着这个概念就很感兴趣,这是他在多角度思维、英雄之旅、故事演讲等模式的基础上进行的微创新。“我们都想当金字塔的顶尖,但这不是一个稳定的生态。我自己这几年做的事情就是寻找自己在这个生态当中的位置。现在看,我们找到了。”
    
    专业的传播能力不是核心竞争力
    
    徐金琪3年时间做了不少事,包括去中山大学当了半年的访问学者,自己学习、给学生授课、跟学界交流、跟业界沟通。他也在观察以前同事出来之后的各种做法,有人坚持做传统一点的纪录片,有人投奔新媒体,有人投身金融圈。“我发现很多媒体人去创业,都把专业的传播能力作为自己最大的优势。我们开始也是,觉得自己懂受众、懂新闻,人家看中的也是我们的传播能力。但是,后来我发现情况不是这样,要想走得更远,媒体人特有的观察力和价值观追求才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尤其以深度调查的记者为例,要弄清楚一个新闻的来龙去脉,挖掘出新闻背后的故事,就必须有强大的资料搜集和整理能力,有理清事件来龙去脉的逻辑思维能力和分析能力,这些构成了媒体人对时代、社会、人性观察的独特能力。所以,媒体人的观察力往往能够帮助捕捉到受众的心理需求和商机。满足人性的产品才是好的产品,满足用户心理需求的能力才能够转化成财富。
    
    徐金琪说他感受更深的另一个优势是媒体人对理想的追求和对价值观的坚持,“价值观说起来感觉虚,但是实际上特别现实、有用。人们都说这个时代很物欲、这个时代很空虚,这个时代变得自私、冷漠,但没有人会放弃追求希望。媒体人爱讲情怀,这能打动很多人。”个人崛起的时代,魅力人格体的打造需要用价值观来引领,而这恰恰是媒体人最擅长的。
    
    从央视离职后悔吗?很多离开央视的人都被别人问过这样一个问题,自己的心里可能也无数次思考过这个问题。徐金琪说,这个答案在风中。
  • 责编: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