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翰:霸道总裁这东西不好演

2018-10-20 作者: 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 来源: 人物记者 人物

张翰一边反思自己,一边尝试着自我合理化。「你可以找一些咱们国家非常优秀的演员去尝试一下霸道总裁,这东西不好演,真的。」他告诉自己,存在即合理,「我从出道那一天到现在为止,出现过很多热播剧的男主,那也有没坚持下来的。我相信我一直努力是可以持

  张翰一边反思自己,一边尝试着自我合理化。「你可以找一些咱们国家非常优秀的演员去尝试一下霸道总裁,这东西不好演,真的。」他告诉自己,存在即合理,「我从出道那一天到现在为止,出现过很多热播剧的男主,那也有没坚持下来的。我相信我一直努力是可以持续下去的。」

  张翰侧倚在沙发上,主动将话题引向了他的发型——刘海落在眉毛上方,棕色的头发烫满了卷。他的头发梳上去显得凌厉,而他当下想呈现的是温暖的样子,与他在新的偶像剧中形象保持一致。

  时间倒退八九年,张翰称得上「顶级流量」——起码,在偶像剧的世界里,像他一样接连主演热播剧的大陆同龄男演员寥寥无几。

  他主演的都市言情剧,播出的有9部。除《等待绽放》因收视惨淡被调到凌晨3点档,剩下的8部,不是现象级剧集,就是同时段收视第一。

  但有时候,收视率并不会全面转化为口碑。粉丝以外的网友最熟悉的,是张翰的表情包——他回眸时露出八颗牙齿和大部分牙龈的邪魅笑容。豆瓣上,他名下的获奖记录只有2016年豆瓣电影鑫像奖豆渣单元的最渣男演员提名。编辑词条的人似乎选择性地遗忘了他曾是「最受欢迎电视剧男演员」「年度突破电影演员」。

  从中戏毕业十年,张翰被偶像剧市场选中、遭受质疑、试图对抗。这样的经历,塑造了他身上的矛盾和纠结。

  他反复说「不会重复自己」,也确实有日子没接总裁类型的角色了。但他似乎仍贪恋小言剧男主在粉丝中的号召力,「有一天说不定我还想回来再拍一个这个类型。」

张翰:霸道总裁这东西不好演

  直男式浪漫

  偶像剧演得多了,张翰觉得自己的生活变得「很梦幻、很浪漫」——拍都市言情剧时,他靠听音乐找状态,车上听,化妆听,休息也听,不同的音乐对应角色感情的每个阶段。「我觉得活得还挺梦幻的,就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如若巴黎不快乐》剪辑时,张翰在有余味和更幸福的两种结局中,选择了后者。工作人员说,张翰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觉得这部前面有很多「虐」的言情剧,结局需要一点「甜」。这个决定背后藏着一个直男对女人所需浪漫最努力的揣摩——思维上,张翰是个典型的直男,他从不掩饰这一点。在真人秀《花儿与少年》中,刘涛曾经吐槽他「大男子主义」。他也公开表示,决不会演家庭剧里拉拉杂杂的小男人。

  有趣的是,他赖以成名的偶像剧,多数改编自女作者的网络言情小说,其中总有一个普通而迷糊的女主角和一个耀眼的精英男主角,后者面对其他女性的「生扑」岿然不动,只对女主角死心塌地。作为「女青年的情感A片」,这些作品的逻辑几乎是直男思维的反面。

  《杉杉来了》以及正在播出的《如若巴黎不快乐》都是如此。开拍许久后,张翰才知道这两个IP背后,是已经出版的原著小说以及数量可观的原著粉。

  小说,张翰只看海岩的。电视剧,他最爱的是《贞观长歌》。「我成长过程里,对于这种言情的其实几乎是没看到,可能这是男孩跟女孩的差别。我只看过安妮宝贝的一本小说。那叫什么来着……」

  张翰努力回想小说的名字,在工作人员和记者的帮助下也没想起来,因为故事的情节他早已记不清。

  言情小说的套路让他难以理解,进而演变为他表演时的困惑。比如《杉杉来了》里的封腾。张翰觉得世界上不可能存在封腾这样的人,男女主的互动「太漫画系了」。「我真的是把这部剧当漫画在演。」张翰向《人物》记者坦承,他知道那段时间网友黑他面瘫,他承认这一点,并将这种「表演上的偏差」归因于自己对角色的把握缺乏实感。「我说句内心话,我在那个阶段是驾驭不了的,但是又有这样的一个戏你要接。」

张翰:霸道总裁这东西不好演

  《杉杉来了》剧照

  拍《胜女的代价》时,张翰甚至陷入过抑郁。他曾在接受腾讯娱乐采访时说,「每天去开工的路上都冒虚汗,想不出演这个角色有什么意义,整个头像被一个东西罩住了,懵懵的,根本不知道对手演员在说什么,拍戏的时候站在窗户旁边,会想现在跳下去是什么感觉。」

  连续一段时间,找到张翰的角色都是都市情感戏中家境富裕、用情至深的「总裁」。被动久了,张翰决定自己当制作人——即使不能左右剧本的品质,至少可以通过对细节和场景的把控,让观众别出戏。

  《如若巴黎不快乐》也是他当制片。每天一到现场,他就跟导演商量动作怎么拍,镜头怎么走。「有一个电梯是像一个玻璃灯管一样,去看景的时候,大家会觉得这个地方应该是一个大厅,没什么用。我说不,我就要用它作为我家的另外一个客厅,要抱着女主走进电梯,从电梯这里我铺轨道,然后电子炮(即电动伸缩摇臂)上,开始吻戏,电子炮下降,然后两个人出来就跟着退,一个长镜头一直到这两个人倒在沙发上。」

  电梯拥吻,一个戳准少女心的场景。演员张翰闹不明白的少女情绪,在制作人张翰的思维里,一下子就通了。

张翰:霸道总裁这东西不好演

  《如若巴黎不快乐》剧照

  价值的困惑

  张翰打心眼里觉得,比起那些回老家或做了老师的同学,自己有戏可演已经很幸运了。但有时候,「出身名门」的自尊心会让他质疑自己存在的意义。毕业后,他很少回中戏。「我们学校有一句话叫做『今天我以中戏为荣,明天中戏以我为荣』,中戏还没以我为荣,不好意思回去。」

  在中戏的网站上,张翰的照片和王凯、张涵予、陈宝国、陈道明等人一同滚动出现在名为「星光灿烂」的杰出校友栏目上。但他却对妈妈说,「我虽然拍了这么多的戏,但是我认为我拍的戏是没有任何艺术价值的。」

  妈妈安慰他:「不会啊,儿子,你演的有一些妈妈也觉得真的很好看。」

  张翰努力说服妈妈,「你再喜欢,它也是一个一时的东西。五年、十年之后再翻出来,没什么可看的。」

  张妈妈说,「哦,也是。」

  说起成为「霸道总裁专业户」的过程,张翰的语气中有种时乖运蹇的无奈。2009年他大学毕业那年,全国电视剧的收视率领跑者是《潜伏》《仙剑奇侠传三》和《一起来看流星雨》,古装正剧丧失了曾经的江湖地位。「就都开始是古偶啊,时装偶像剧啊,一直到前两年,大家才反省过来,要做一些不一样的剧。就从《人民的名义》,包括一些比较好的古装剧出来了之后,现在的方向才有所转变。」张翰说。

  中戏赋予的戏剧审美折磨着在偶像剧中打转的张翰,他开始期望拍更多有艺术价值的戏。《如若巴黎不快乐》是2016年底开机的,从那以后,总裁类型的角色找上他,他能推的都推了。

  他很清楚艺术追求和市场认可很多时候不能兼美,但他对行业的信心还不足以让他放弃偶像剧市场全力冒险。因此,他自相矛盾地一边把《如若巴黎不快乐》称为给自己的一个「没有遗憾的结束」,一边又说自己可能还会回来演这样的都市戏。「你不能说完全现在你就不跟着市场走。因为能在市面上开机的这些戏,它就意味着市场。你只能顺势而走,走的过程当中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

  站在「舍不得」的市场价值和「求不得」的艺术价值之间,张翰用存在即合理说服着自己——「我出道那天到现在,出现过很多热播剧的男主,那也有没坚持下来的。我相信我一直努力是可以持续下去的。」他面色平静地对《人物》记者说,「你可以找一些咱们国家非常优秀的演员去尝试一下霸道总裁,这东西不好演,真的。」

  采访最后,记者问他:现在两年过去了,你觉得自己在艺术价值方面有往前走一步吗?

  「有啊,有的。」他缓慢地回答。

  「往前走了多少呢?」

  他有些犹豫,把这个问题推给了观众:「往前走的就需要接下来的有些戏播出了之后才能够去判定,但是我认为是有的。」

  • 责编: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