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赚了200万”,一个深圳二手房东的故事

2019-02-01   作者: 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   来源: 创界网

在深圳,最好的工作不是腾讯或华为工程师,也不是创业项目的创始人,而是房东,哪怕是个二手房东。 2018年,深圳GDP突破2.4万亿元,经济总量居亚洲城市前五,仅次于东京、上海、北京、新加坡。但是,房价也在节节攀升,均价已经在6万左右,一个越来越突出的

  在深圳,最好的工作不是腾讯或华为工程师,也不是创业项目的创始人,而是房东,哪怕是个二手房东。

  2018年,深圳GDP突破2.4万亿元,经济总量居亚洲城市前五,仅次于东京、上海、北京、新加坡。但是,房价也在节节攀升,均价已经在6万左右,一个越来越突出的事实是:住在深圳,也越来越不容易了。

  老周是江西人,来深圳20年,前10年都在打工。自己曾经也创过业,和别人一起做电子元器件,开工厂,但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投资的100多万打了水漂。最后一无所获,还欠了一屁股债。刚好有老乡是做房地产的,于是他成为了二手房东。据他说还有三手甚至四手的房东,但那样利润很薄。

  二手房东分很多种:有专门做正规小区和公寓的,比如自如;有专门做农民房的,比如老周。有的是专门做旧厂房改造的,有的是专门做办公室出租的。办公室和厂房的出租利润会比住房要高很多。但是做厂房和办公室的人太多了,开公司的只有那么多,所以竞争会比较激烈。

  深圳是中国最特殊的一个城市,面积小,外来人口多,几乎没有本地人。深圳的土地面积只有1997平方公里,而上海6300多平方公里,北京16800多平方公里,广州7300多平方公里。深圳大概是北京的八分之一,上海、广州的三分之一。在目前常住的2500多万人口里面,真正土生土长的深圳本地人,据说不超过80万,绝大部分都是外来人口。在深圳开放建设的过程中,很多本土农民趁机在自己土地上修建了农民房,一般没有规划,3-10层,装修简单粗糙,几乎没有管理,但价格便宜,比正规小区便宜至少50%以上。深受欢迎。

  发展到现在,房东的来源主要以本地人为主,也有在其他行业里面赚了钱,然后自己修楼或者是买楼的,也有在外地赚了很多不能说的钱,跑到深圳这边来买楼的。而拥有这些房子产权的房东,很多自己已经移民到国外,即使留在深圳的,每一天要做的事就是打牌,吃喝玩乐或者是做其他投资。所以大部分人都不会自己来管这些楼。据老周预估,整个深圳有50万栋这样的楼。于是二手房东这个职业就诞生了。

  老周拒绝融资,也不需要股东和合伙人,他觉得这些事情太麻烦了,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找到新的房子,改装改造。他的房子不担心甲醛的问题,因为没有那么多的家具,只是简单的做一些贴瓷砖或者是刮墙这样的工作,再配一些电器。然后张贴小广告,或者是交给身边的人去出租。请一个水电工1万块钱一个月,负责所有楼层所有房间的水电的维修。

  在他看来,像自如那样的公司,之所以会惹那么多麻烦,是因为他们的房子装修搞得太复杂,链条太长,想赚太多钱,心太大。“他们已经不是租房的公司了。”

  老周一般是把整栋楼都包下来,然后开始装修改造。一般房东会和二手房东签六年或者八年的合同。或者是6+4的合同。前面六年每一年会涨5%。后面的房租就要再约定,或者也直接约定好。如果房东提前毁约,就需要赔相应的资金给到二手房东。这个投资盈利周期比较长,一般前三年是成本,后三年是利润。时间长的话,可能前面四年是成本,后面四年是利润,成本利润基本上都是五五开。

  在他看来,做出租房的思想要超前一些,比如8年前,老周就给他承租的农民房装了视频监控和门禁。这样每一间房会比周边的贵50-100块钱。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注重享受,更看重租房的设施,所以很多老旧农民房拿过来之后,都要进行装修改造,包括加装电梯等各种的方案。一部便宜的电梯只要15到20万。以六年来算的话,一年大概的成本在2到3万左右。每一个月的成本大概在2000多块钱。平摊到每一个住户的头上,每一个月成本只需要多出100块钱。但这样的房子,会比没有电梯的受欢迎很多,多租150-200块,又多一笔利润。

  他不用任何的软件管理系统。全部靠计算器和账本来记载,收房租靠是支付宝或者微信。他是最忙的就是刚收房的前三个月,其实后面的事儿都很清闲。老周刚刚生了一场病,因为刚刚收了一栋8层的楼房,预计在三个月之内改装完毕,他要抢在明年春节开工之前把楼全部整好,然后出租出去,如果是这个时间不能完成的话,每一个月损失的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几乎一天24小时都在工地了。

  老周不担心房子难出租,90-95后的年轻人越来越注重享受,市区房价越来越高,公司越搬越远。现在的90后尤其是95后后的流水线工人,即使没钱都会特别注重享受的。在郊区的工厂,都是有宿舍的,但是大多数年轻人都不住工厂,自己租房。他们并不会选择比较便宜的房子,一定要住设施完备的公寓。相当就是工厂的中层和高层管理住的房间。

  深圳市区的房租会越来越贵,不断的把人和公司往郊区赶,有很多小公司就会集体迁移到坪山等地。这样他们的员工就需要重新租房子。也有的公司会把总部设在观内,这样体面一些,但是分布或者是大部分人会放在郊区,这样就拉动了郊区房子的出租。

  在比较偏僻的深圳郊区坪山等地,一般一个房间15-20个平方,有空调彩电等一切家电设施,有卫生间,有厨房,大概每个月只需要500到600块;如果是六约等地铁口的,可能会到700-800块左右。但同样的面积,如果是在市区的福田或者南山的话,大概需要2000-2500块钱左右。如果是一室一厅,已经在5000块往上了。

  老周夫妻两个人管理着八栋楼。有三四百户。但他不愿意详细说自己的收益,只是说每一个季度的利润30-50万区间。“关键是不用交税。”以他在深圳布吉盘下很旧的一栋小楼为例,一共3层,每层3间房。以前二三层大概出租3000,一楼光线差,要便宜些,整个合起来就8000块。老周把进行改造装修,加装电器,挂墙。现在每一层可以多收1500。一个月这栋楼就会有3000-4000块钱的利润。一栋小楼一年就有40000块左右的利润。这还只是他承包的最小的一栋楼。

  老周尽量让自己的物业分散在各个村和各个片区,而不是集中在某一个村或某一个片区,这样目标太大,很容易引起别人的关注。甚至引来相关管理人员的勒索和敲诈。他不愿意惹这个麻烦。

  但是到了2018年,他感觉拖欠房租的人,比之前多多了,有一个房客开着一辆奔驰,但是会因为1000块钱的房租和他墨迹很久,后来他实在受不了了,开口骂他,但是别人根本不在乎。不过,一般如果押金和房客欠的房租差不多快要相抵的时候,他就会让对方强行离开。

  他也遇到过各种扯皮的事,很多都是因为房东的家庭纠纷引起的,比如说他认识一个广东的潮汕人,他有两个女儿,说好每一个女儿分一栋房子来收租,但这个潮汕人,后来包了一个四川的二奶,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于是平衡被打破了,这个潮汕人就想把房子收回来,重新分配,然后这就引发了家庭的矛盾,直接导致了他和老周的合同不能正常履行,潮汕人给老周赔了一笔钱。让他拿钱走人。最后把最好的一栋楼,分给了自己的儿子。

  许多房二代唯一的事情就是消费。他认识的一个布吉的房东,一儿一女,有3栋房子,儿子负责收两栋房子的房租,女儿收一栋房子的房租。女儿开着一辆跑车。高中毕业后,在本地村里企业里面做文员,一个7000块,买化妆品都不够,就是为了打发时间,然后全球各地旅游,买各种的包和鞋子衣服等奢侈品。

  那个儿子高中都没考上,读了私立学校,没考上大学,弄到英国勉强读完一个野鸡大学回来,一天班都没上过,回来之后自己注册了家金融公司,挂着CEO的头衔,其实啥生意也没做,每天就是泡妞喝酒玩车。前几天看他朋友圈,说是一瓶洋酒,叫什么康地的,花了他20万。(注:应该是罗曼尼康帝)每年几乎都会换车,玛莎拉蒂法拉利等玩腻了,就开始玩改装车,半夜布吉街头扰民的改装车,基本都是他们圈子里的。因为年轻又有钱,无数的女人自动上门,他说自己玩得肾亏,“谁不想找个多金有钱的。这些房二代只要不赌博吸毒,几代人都够吃了。谁还奋斗啊。”

  他觉得最惨的就是所谓白领阶层,受了各种高等教育,每个月拿着几千到几万的工资,每天六七点钟就得起来挤地铁或公交,来回奔波,然后晚上披星戴月的赶回去,还要自己做饭。还看不上其他行业,觉得别人生活没有品位,没有品质。最后都是交了房租和房贷。忙到30-40岁,也就是个打工仔。这就是人生的差距,这种鸿沟永远没有办法逾越。

  老周心疼他们不容易,自己也经历过这些,但是他不会和租客做朋友,“对于那些单身的女性经常带不同的异性回来,他们会重点的监控。在合适的时候会请他们走人,因为每一个房东都有相应的治安的职责和义务。他要的是赚钱,不想无事生非。

  “永远不要和你的房客做朋友。我就是个商人,在商言商,到月到时间就交房租,交不上房租你就走人,仅此而已。”

  • 责编: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