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欠周星驰的电影票,早就还了

2019-02-07   作者: 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   来源: 老斯基财经

他看起来好像一条狗! 周星驰又拍新电影了! 距离他的上一次指导作品《美人鱼》已经过去了三年,而他的上一部挂名作品《西游伏妖篇》上映也已是两年前的往事。 三年磨一剑的周星驰,这次给大家带来的惊喜是《新喜剧之王》,更多人倾向将其看做《喜剧之王》的

我们欠周星驰的电影票,早就还了

  他看起来好像一条狗!

  周星驰又拍新电影了!

  距离他的上一次指导作品《美人鱼》已经过去了三年,而他的上一部挂名作品《西游伏妖篇》上映也已是两年前的往事。

  三年磨一剑的周星驰,这次给大家带来的惊喜是《新喜剧之王》,更多人倾向将其看做《喜剧之王》的衍生品。而今年距离《喜剧之王》面世,恰好过去了二十年。

  白云苍狗二十年,转瞬就是两个世纪。

  这二十年里,我们迎来了澳门回归,也举办了奥运会,甚至还进过一次世界杯决赛圈,可惜气势汹汹出征,小组赛就铩羽而归,之后是长达数年的一蹶不振,如今击败泰国队都引发球迷的集体高潮。

  二十年沧海浮沉,周星驰白了头发,从台前正式转身幕后,连一个背影都不舍得留给观众。

  当年初出茅庐、回眸倾城的柳飘飘,也经历了恋爱拍照结婚生子又离婚的跌宕人生,如今年近四十,又得一子,这本是件喜事,可孩子不露面目的生父,硬是让媒体翻牌翻遍了半个娱乐圈,其中也包括满头白发的周星驰。

我们欠周星驰的电影票,早就还了

  二十年过后,人们再回忆《喜剧之王》,印象零碎却清晰,尹天仇的小人物式坚持、柳飘飘坐在出租车上的痛哭流泪,但是印象最深的,还是尹天仇脱口而出那一句“我养你啊!”

  尹天仇最终养了柳飘飘,大陆影迷也一直想“养”周星驰。曾经很长时间,网上关于周星驰最大的话题,就是“我们欠周星驰一张电影票”。

  最让人意外的,是素来行踪诡异,喜欢装完逼就跑的网友,竟然在周星驰身上,兑现了自己曾经的诺言。

  2013年,周星驰的《西游降魔篇》问世,这是周星驰《长江七号》后,沉寂五年拍出的新作品,尽管演员表里没有了周星驰,尽管片子的口碑褒贬不一,可还是抵不住观众的热情似火,最终电影在大陆收获了12.5亿人民币的票房。

我们欠周星驰的电影票,早就还了

  “西游”小试牛刀三年后,周星驰又带着《美人鱼》王者归来,相比“西游”,《美人鱼》的口碑又下了一个台阶,周星驰江郎才尽的说法喧嚣尘上。

  可猜忌和流言挡不住网友买账的热情,《美人鱼》最终拿下了33.9亿的票房,喜提中国电影票房榜榜首,无数同行望尘莫及。

  直到一年后的夏天,一个叫吴京的中年男子,打着“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的旗号,用“爱国牌”击败了周星驰的“情怀牌”,才夺走票房榜的榜首。

  吴京夺走了匾上的红花,却夺不走网友对周星驰的喜爱。而深究网友对周星驰的喜爱,真实原因无外乎下面两点。

  第一,周星驰的电影开创了一个属于自己和影迷的时代。

  作为无厘头喜剧的巅峰,周星驰缔造了后人只能仰视的高度,浮夸的形体,夸张的表情,精彩的对白,周星驰留给影迷无数妙语和笑点。

  其次,周星驰的电影不仅好笑,让人笑完后更想痛哭。在周星驰的电影里,他只是一个小人物,沧海一粟又不甘平凡,这是最能引起共鸣的角色。

  周星驰的角色,都是多灾多难的,但是大难过后必有后福。底层社会出身的周星驰,执着用底层的镜头去打动观众,引发共鸣。高质量的喜剧,极具感染力的情节,深入人心的故事,周星驰成了大陆影迷最爱的星爷。

  周星驰从影数十年,拍了无数经典作品,演绎了无数经典形象。但是若在大街上随便找个人问问,他最喜欢周星驰哪部作品,十个人里面会有九个推荐《大话西游》;如果你再问,最喜欢周星驰的哪个角色,他会告诉你是至尊宝。

我们欠周星驰的电影票,早就还了

  大陆网友对周星驰的热爱和追捧,大部分源自两部《大话西游》,这也是周星驰最受推崇的作品,在素以苛刻闻名的豆瓣电影排行榜上,两部“西游”,一个评分9.2,一个评分8.9,均是鹤立鸡群般的存在。

  可惜的是,《大话西游》公映的时候,无论内地市场,还是香港市场,都是恶评如潮。传言电影投资达6000万,但是在内地最终只收获20万的票房,急得当时数量本就不多的影城,匆忙下架电影。

  东边不亮西边亮,不受市场待见的电影,历尽风沙,成了后人眼中的宝。后人在VCD、点播台,甚至录像厅里看完了完整版的《大话西游》,继而惊呼天作,提笔就给隔壁班的女同学写信:“如果非要给这份爱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周星驰的孙悟空,也成了六小龄童版本的孙悟空后,最受欢迎的孙悟空。可惜人各有志,有的人、孙悟空只是他人生中扮演的一个角色,有的人则是一辈子吃定了孙悟空。

  一辈子吃定孙悟空的,除了章先生,还有刘先生。

  刘镇伟不仅是王家卫的好基友,也是周星驰的好基友,除了《大话西游》,周星驰无厘头喜剧的开山之作《赌圣》也出自刘镇伟之手,除此之外,刘镇伟还拍了《东成西就》、《天下无双》等经典的喜剧作品。

  按理说,我们这代人算是看着刘镇伟电影长大的,也该欠刘镇伟一张电影票,可惜刘镇伟这些年在大陆炒冷饭、拍烂片,将自己积攒的好感消耗殆尽,在很多影迷眼中,已经是不折不扣的烂片之王。

  如今能和刘镇伟在烂片路上比翼双飞,还有个叫王晶的胖子。

  刘王二人都是上世纪香港商业电影的代表人物,他们当年制作了诸如《92黑玫瑰对黑玫瑰》、《千王之王》等畅销作品,和无数香港电影人一样,缔造了香港电影的辉煌时代。那个年代的香港电影,无论屎尿屁,还是血腥污,都能逗得观众大笑,留给后人印记。

我们欠周星驰的电影票,早就还了

  可几十年过后,这批香港电影人集体北上,拉近了影迷和他们间的距离,也褪去了他们神秘的面纱。他们踩着当年的功劳簿讨生活,滚轴般拍出了一些或是致敬过去、或是活在过去的电影。参差不齐的质量,让曾经对他们寄予厚望的观众只剩下一声叹息和几声咒骂。

  叹息这群老电影人,如今再也拍不出新意,提到他们的代表作,还得把时间轴向前翻几十年;咒骂的就不客气了,一口一个“烂片之王”、“圈钱混蛋”,只有想不到的,没有骂不到的。

  哪怕在文艺圈晃荡半生,载誉无数的王家卫,也监制了《摆渡人》、还在微博上发了条“我喜欢”。很多人猛然察觉,这个戴着墨镜的老头也变坏了,接着是对他的怀疑和否定,甚至对于他的下一部作品《繁花》,也不再抱有期待。

  被影迷猜忌怀疑的,自然少不了周星驰。影迷对他的热爱,近些年逐渐消减,主要原因是周星驰近年的电影,无论在选角还是内容上,都不尽如人意。

  2007年的《长江七号》,周星驰在银幕上留下了最后身影,那之后,周星驰彻底转身幕后,不问台前的是与非,将在银幕上表达喜怒哀乐的机会留给后人,可惜无论文章或邓超,他们都达不到周星驰的高度。

  不可否认,他们都是好演员,也极力向周星驰看齐,甚至表演中都掺杂周星驰的影子,可他们毕竟不是周星驰。一味的照猫画虎,最后只能画出四不像。

  其次,《大话西游》将周星驰捧上了巅峰,之后每有作品问世,影迷都会不自主拿着《大话西游》去做比较。因此,哪怕如《功夫》这样的不世作品,也难入很多人眼。

  而随着大陆新一代导演、演员的崛起,他们更理解大陆影迷的需求,能拍出更多贴近生活的作品,一直“向前看”的电影发展大趋势,也让周星驰的部分作品相形见绌。

  可即便如此,周星驰还是拥有一批忠诚的拥趸,这是老一辈电影人的魅力。

  归根到底,我们这些年一直喊着“欠周星驰一张电影票”,其实是对过往生活的一种怀念,在物质生活都匮乏的年代,正是周星驰、王晶、刘镇伟这些人的电影,陪伴我们走过年少懵懂岁月。

  那是了解外部世界的一个窗口,也是构造人生观的一个过程,因此我们对待那时的影像,情感多于理智,热情大于失落。

  试想一下,如果这些年王晶不会每年赶造两部烂片,成龙不会年年都“贺岁”,刘德华不会随便接片还人情,我们肯定也会说“欠王晶一张电影票”、“欠成龙一张电影票”、“欠刘德华一张电影票”。

  我们似乎亏欠那个时代所有人的电影票,似乎又不曾亏欠。我们不欠周星驰的电影票,也不欠王晶、刘德华、成龙的电影票。我们亏欠的,是那个我们不曾经历却无限缅怀的时代,和我们已然逝去的青春。

  • 责编: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