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视觉中国:一个图片编辑的发家史

2019-04-12   作者: 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   来源: 喻钦涛 李淑君

来源:ZAKER 热点工作室 文 :喻钦涛 李淑君 2014 年,视觉中国借壳远东股份登上 A 股市

黑洞照片

  来源:ZAKER 热点工作室

  文 :喻钦涛 李淑君

  2014 年,视觉中国借壳远东股份登上 A 股市场。根据借壳时的安排,廖道训等 10 名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持有的股份有 60 个月的锁定期,解禁日期为 2019 年 4 月 12 日。

  就在股份解禁的前一天,视觉中国搞出了个大新闻:黑洞的版权是它的,国徽、国旗的版权也是它的。如需商用,价格另议。

  1

  昨夜,欧洲南方天文台公布了世界上第一张黑洞照片。可是不久之后,网友发现,这张黑洞照片被标注版权为视觉中国所有,如需商业用途需要联系视觉中国。

  不止如此,视觉中国居然将中国的国旗、国徽声明了版权,还言明:如果要商用,请拨打客户代表电话 XXXX。

  以国徽图片为例,页面价格提示显示:用于内文不低于 150 元,整版跨页不低于 500 元,杂志封面不低于 1000 元,商业使用价格另议。

共青团中央怒怼视觉中国

  (共青团中央怒怼视觉中国)

  共青团中央直接在微博上点名视觉中国,怼道:" 国旗、国徽的版权也是贵公司的?"

  这不算完,许多蓝 V 官微的 logo 图片也被视觉中国标注版权。

  苏宁易购、360 清理大师、凤凰网科技、新浪游戏、腾讯游戏、海尔、江小白,甚至连百度也躺枪。南孚电池见自己 logo 被视觉中国标注版权,愤愤地说:" 你怕是没挨过社会南的电击。"

  随后,知名自媒体人三表的一篇推文《天下自媒体苦视觉中国久矣》引发了自媒体人的强烈共鸣。" 在你笔耕不辍的生涯中,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临,对不起,有可能是视觉中国提前来打卡。"

  网友附议,视觉中国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更有自媒体人诘问,《黑洞吸不进的钱,视觉中国想一口吞下去?》《人类首张黑洞照片,会不会把视觉中国吸进去?》

  面对自媒体的口诛笔伐,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并不慌乱。他说,这些照片很多都是供稿人上传上来的,已经进行了撤销版权声明。对于 " 滥用维权、漫天要价 ",柴继军则表示,因为未经授权使用图片的现象非常严重,很少自媒体会主动来得到合理授权。实际上,到视觉中国这里来获得授权并不是特别高的价格,自媒体也需要逐渐培养起图片版权意识。

  不过几个小时后,视觉中国官微发表道歉称,经网友举报的视觉中国网站关于国旗、国徽等不合规图片,经查该图片由视觉中国签约供稿人提供,视觉中国作为平台方负有审核不严的责任,为此深表歉意。视觉中国已对不合规图片做了下线处理。

  但是,很多自媒体人并不满足于这个道歉。在他们看来,视觉中国更大的问题在于它的商业模式:" 维权获客、维权创收 "。

  这一切还要从 19 年前说起。

  2

  2000 年,那是中国互联网蓬勃发展的一年。不过对于已经 26 岁的柴继军来说,互联网似乎跟他并无太大关系。真正让他忧心不已的是囤在家里的 6000 筒胶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

  (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

  彼时,柴继军是《中国青年报》的图片编辑,柴继军当时的工作就是每天处理全国各地摄影师寄来的照片," 今天来 100 多张照片,但我只能用五六十张。" 剩下的要么扔掉,要么转给其他媒体同行,再将稿费邮寄给投稿者。期间,他积累了大量的摄影师资源和媒体图编人脉。

  在报社,柴继军有一个搭档叫李学凌,跑 IT 口的。就在柴继军生日的 4 月,一次在食堂吃饭时,李学凌盯着柴继军说道," 互联网这帮人就会烧钱,我们做一个不烧钱的、能赚钱的生意吧。"

  这句话让柴继军想起家里囤积的 6000 筒胶卷。

  柴继军身在摄影圈,非常清楚行业需求和痛点所在:图片编辑每天都缺好图片,而媒体又在大量浪费图片。很少有媒体建立自己的图片数据库,摄影师和图片需求方之间单线联系,缺乏中介服务商,效率很低。

  柴继军就是要做图片买卖的生意。

  很快,李学凌说服第三个创始人,搞技术的陈智华加盟。陈智华两周就搭建了网站平台。同年 5 月,视觉中国前身的雏形—— "Photocome" 网站上线,意为 " 图片来了 "。摄影师可以将图片上传网站,客户付费后获得授权下载,摄影师可通过后台看到下载记录,然后与网站分成。半年之内就有 1000 多位摄影师上线供图。

  和所有的创业者一样,柴继军他们也希望迅速拿到投资扩展业务。他们甚至还找过雷军,听说我们要做卖图的生意。雷军说," 你们就老实点,该干吗干吗去吧,现在人家一听到‘互联网’都恶心。"

  最终,柴继军拿到了百联优力(北京)投资有限公司(UIG 集团)董事长廖杰的投资。

  说来也巧,那一年,新浪在纳斯达克上市。总编辑陈彤说,公司要遵守规范,不能使用盗版图片。于是,柴继军他们上一张,新浪用一张,一个月大概花几十万元。正是跟新浪的合作,奠定了中国图片市场基本的定价、合作等模式。

  2002 年,Photocome 已经基本覆盖全部媒体,开始赢利。新浪曾出价 600 万元收购 Photocome,但被拒。看到 Photocome 做得风生水起,2003 年新华社开始仿 CFP 的模式签约自己的摄影师队伍。

  2005 年,柴继军从中青报辞职,全心投入把图片生意做大。同年,Photocome 更名为汉华易美。

  6 年后,也是在柴继军生日的那个月,U1G 集团将旗下的汉华易美、华盖创意、视觉中国整合重组,成立视觉中国集团。柴继军任集团总裁,着手推进集团的上市,目标是中小板。2011 年,CFP 营收近 3 亿元,利润约 1 亿元。

  得益于与全球第一大图库巨头—— Getty 签订的独家代理协议,视觉中国在中国市场上发展迅猛,于 2014 年成功借壳远东股份,登上 A 股市场。

  那年的柴继军踌躇满志," 从 2000 年到现在,中国和全球重要事件的影像,我们这儿都有。"

  3

  柴继军所言非虚。

  截至 2017 年,视觉中国在中国的图片版权行业里已经成为了一艘航空母舰,根据其历年财报显示,视觉中国一直号称拥有 " 近乎垄断 " 的优势,这个优势的数字是 " 超过 40%"。

  依据这个优势,视觉中国构建了相当简单又暴利的商业模式:拿到内容,销售,最后收钱。

  不过渐渐地,这个模式又演变成了自媒体口中的 " 维权获客、维权创收 "。历年来,视觉中国所涉及围绕著作权等侵权诉讼案件达 5583 起,仅 2018 年前三季度就已近 80 起(不包括私下解决数目)。

  2018 年 4 月,以翻译外网文章为主营的 " 煎蛋网 " 创始人 Sein 在发文:《被视觉中国索赔图片版权,很难受》。Sein 表示收到了视觉中国的 " 索赔 " 邮件,称煎蛋网存在侵权行为,索赔 25 万元,这还是优惠后的价格。

张颖发文批视觉中国

  (张颖发文批视觉中国)

  2018 年 7 月,微博认证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发文批视觉中国,称其有组织地大范围搜索未授权疏忽使用他们图片的各种企业,然后漫天开价的要求巨额赔偿。通常一个小疏忽一张图片也不接受删除,直接索取几十万人民币的天价赔偿,要挟企业签年度合同。

  一位有过类似遭遇的公司负责人表示," 在我司的一个在线论坛上,有用户上传的图片有视觉中国的水印,在接到投诉后已将图片删除。但视觉中国却要求一定要购买相关的销售套餐,不能只赔偿单张图片的费用,不然就向苹果 App store 施压去下架我们的 App。最终赔偿了一笔超过单张图片很多的费用。"

  一位不愿具名的自媒体人表示,曾在 2016 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了视觉中国的图片,随后对方向其发出侵权函确认函,最后支付了约 5 万元的金额购买了版权。

  侵权转合作,这可能是很多机构和个人在被视觉中国索赔后选择的一条路。只不过,这条路是事先被人预设的。

  柴继军在采访中曾提及," 绝大多数客户都会在司法诉讼判决前与我们达成和解,并成为长期合作客户。"

  有人说,听一个人讲话,他不说什么比说什么更重要。

  事实上,在视觉中国的利润里,最终通过法庭诉讼生效判决的金额不超过(所有版权收入的)0.1%。而且,大部分判赔金额都比索赔金额小得多。

  当然,他是想通过这一点说明他们并非靠诉讼盈利,但是这恰恰给予了人们视觉中国的诉讼 " 醉翁之意不在酒 " 的直接证据。

  早在 2016 年,视觉中国率先在行业内研发了 " 鹰眼 " ——图片版权追踪系统,可以迅速发现大量潜在客户 " 未经授权 " 使用版权方授权视觉中国代理的图片。

  次年,视觉中国的年报提到,通过 " 鹰眼 " 发现的潜在客户数量较去年同期有超过 84%的增长,通过 " 鹰眼 " 新增年度协议客户数量较去年同期增长超过 54%。

  一切尽在不言中。

  4

  就在共青团中央怒怼视觉中国的那个晚上,新华社也评论视觉中国:打着版权保护幌子做起生意,怕是不太合理。

  被团团和国社点名,柴继军今晚怕是睡不好觉了。

  事实上,视觉中国的麻烦还不止于此。

  2014 年,视觉中国借壳远东股份登上 A 股市场时,根据借壳时的安排,廖道训等 10 名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持有的股份有 60 个月的锁定期,解禁日期为 2019 年 4 月 12 日。其余 7 名视觉中国借壳前的原股东锁定期为 36 个月,解禁日期为 2017 年 4 月 12 日。

  廖道训等人还作出了一个长达五年的业绩承诺:标的资产(华夏视觉与汉华易美)2014 年、2015 年、2016 年、2017 年、2018 年经审计的扣非净利润(合并计算)分别不低于 1.15 亿元、1.63 亿元、2.23 亿元、2.77 亿元和 3.29 亿元。

  可是在实际控制人股份解禁前夕,视觉中国却陷入了多事之秋。

  2018 年 10 月,视觉中国发布了三季报,前三季度扣非净利润 2.17 亿元,同比增长 28.57%。离全年 3.29 亿元扣非净利润的业绩承诺还有一段距离。

  一个多月前的 9 月 6 日,媒体发表质疑文章,直指视觉中国 " 为确保明年 4 月解禁前后万无一失 "," 追求短期业绩 ",为了维系与 Getty 的合作,不惜通过巨额收购 500px、Corbis,帮助 Getty 消除竞争对手。

  文章发布后,视觉中国股价应声而落,截至当年 10 月 31 日,已经跌去 26%。一时间,视觉中国市值仅为 166 亿。

  更诡异的是,就在实际控制人股份解禁前夕,其余股东其实已经开始减持套现了。2017 年 8 月以来,有三名股东已经在大规模减持,前后套现金额超 10 亿元。

  屋漏偏逢连夜雨,视觉中国的日子并不好过,图片的微利时代正在来临。

  2016 年 8 月,今日头条被苹果 APP Store 下架了,有传言说今日头条下架是因为视觉中国的举报。

张一鸣

  (张一鸣)

  君子报仇,十年太久。眼下,张一鸣已经悄然加入这场图片战争。国内第二大图库——东方 IC 已由上海图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控股 95%,后者是字节跳动 100% 控股的公司。

  携技术、资本、流量与人力优势,东方 IC 大有弯道超车的冲劲。此外,东方 IC 及字节跳动大举推出微利图库—— " 图虫创意 ",来势汹汹。

  而且,全球第一大微利图库 Shutterstock 也已进入中国市场,老牌创意设计龙头站酷海洛成为 Shutterstock 的中国独家合作伙伴。

  事实上,视觉中国也已察觉到行业微利大趋势并有所行动。视觉中国此前上线了微利图片库,但一直面临发展障碍,其中最大的障碍在于难以平衡短期逐利与长远发展之矛盾。

  天下攘攘,皆为利来。在行业步入微利图片时代,在各类竞争凶猛而来之时,这个看上去很美的中国第一图片公司,不知道能否走出自己的黑洞

  • 责编: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