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狗血的人生,都写在租房合同里......

2018-09-18   作者: 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   来源: 大猫财经猫哥 大猫财经

毕业季已经过去了,毫无意外的是,北京高校毕业生以51%的本地居留率成为全国之冠,高于上海的40%,更高于36%的全国平均值。 毕业季之后又迎来了开学季,北京又完成了一轮不同人群的大换血。老鸟们开始了人生的新征途,而新鲜血液则更多的是怀着一份憧憬进入

  毕业季已经过去了,毫无意外的是,北京高校毕业生以51%的本地居留率成为全国之冠,高于上海的40%,更高于36%的全国平均值。

  毕业季之后又迎来了开学季,北京又完成了一轮不同人群的大换血。老鸟们开始了人生的新征途,而新鲜血液则更多的是怀着一份憧憬进入了北京。

  当然对于无论是初来乍到的新鲜血液还是已经立足的老鸟,居住成本一直算是一道需要迈过的门槛。但来到了这里,很大程度上意味着梦想有实现的机会,抱负有施展的余地,这是“北漂”们拼尽全力也要立足北京的理由。

  面对“居不易”,猫哥身边的一些小伙伴,跟猫哥聊起各自的租房故事,都是五味杂陈。作为生活在北京的2200万分之一,过着自己的日子,也寻找属于自己的“解决方案”。

  但是,目标都是一致的,那就是——留下来。

  01

  “甲醛房成了我的议价武器”

  ▲

  清河 男 27岁  朝阳区百子湾

  前几天,《阿里P7员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刷屏了,急性髓性白血病、甲醛超标,这些字眼看起来真的是很可怕。但是相比起他来,自己还算是幸运的,因为自己现在依然健在,这也算是很美好的事情了。

  因为,这样的甲醛房,我也住过。

  中介带我看房的时候告诉我,虽然是一个旧小区的房子,但是你赶得巧,正好新装修过的,所有的家具设备什么的都是新的,而且价格还“可小刀”,他说,“你算是赚到了”。

  但是,屋子里的味道我也是闻到了,那是一种木板+粘合剂+桐油+漆的混合味道,但是鉴于味道并不算太浓烈而且价格可商量的情况下,也没有过多计较,最终,我以在原价格的基础上“刀”200块的价格拿下了。

  但是在住进去的时候才发现,关上窗户后,原本并不浓烈的味道顿时就浓烈起来了,除了刺鼻子,还有点“辣眼睛”,说白了就是甲醛超标嘛,虽然没有专业的测试设备来测试甲醛的浓度,但是身体的反应其实还是很诚实的。

  跟中介反映了一下,中介给我拿来了几盒活性炭,聊胜于无嘛。

  即便这样的情形,我也还是没有退租,因为这个时候退租,除了已经缴纳的费用损失外,我还要再经历一次找房子的痛苦。我做了几件事:

  ①用一切办法除甲醛,活性炭买了一箱子,外出的时候通风,在家也通风,希望可以早日让味道散尽。

  ②减少在房间内停留的时间,出去找朋友聚会、带着电脑去咖啡厅、去商场吹空调,反正就是不在家待着就对了。

  ③带着中介再闻一次屋里甲醛的味道,然后得到了续租不涨房租的承诺。

  甲醛与白血病,我当然也怕啊,但是我已经人肉吸收了这么多甲醛,那么我只能把甲醛房作为我房租议价的武器,赌的是中介的人情味和自己的免疫力。

  02

  “黑中介提醒我当心更高等级的黑中介”

  ▲

  张伟 男 29岁  海淀区四季青

  大家找房子大约都怕遇到黑中介,但是我已经习惯了跟黑中介打交道了,而且找房子的时候,我一直就知道他们是所谓的黑中介,找他们也只是因为价格相对一些正规中介要便宜。

  住进去的时候,也验证了我的猜测。

  同一个房子里的一位女生要搬走,但是中介没有退押金,而女生报了警,警察过来后也只是调解一下,争吵、撕闹再加调解过后,最终女生仍然没有能完全退押金,而我也知道了自己未来的命运,大约这押金是要不回来的。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天下中介一般黑,我怎样才能降到最低的损失呢?我能想到的办法就是,跟中介打好关系,只从这同一个中介手里租房子,只缴这一份押金。

  所以三年来,我按时缴纳房租,而且是拿着现金到中介门店去,为的是能拿到盖了公章的收条,防止他们以没有书面证据而向我再次索要租金。如果换了房间,我会把原来的房间打扫干净,因为很多人因为卫生问题被索要“卫生费”。

  “兄弟,我还真没见过比你还谨慎的了。”中介每次见到我的时候都要“夸”我一番。

  当然,长时间跟同一个中介打交道的好处,其实就是省事。“死磕”这同一家黑中介,也算是有点“回报”。

  比如,房租的上涨幅度上,可以有议价空间,最成功的一次议价,2000元/月的房间,涨价50元,虽然不大,但蚊子腿也是肉;即便房租上涨,但是并没有再补交押金;中间产生过一次房东收房而租房合同还没到期,中介给安排了临时住所。

  最终,我在搬离西三环而转向东边的时候,这个“黑中介”提醒我当心其他“黑中介”,“有些中介并不像我们这样光扣钱,他们段位比较高,路子比较野,可能会采用暴力的,你要当心”。

  原来,黑中介也有等级。

  03

  “为了不租房,宁愿不上桌吃饭”

  ▲

  楠楠 女 31岁  通州区台湖

  毕业之后,我就结婚了,嫁到了北京的我,成为很多人羡慕的对象,而且还是在北京的“城市副中心”。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结婚的那天,我坐在婚房,拿着老公给我弄的一盘菜,一个人吃完了新婚的第一顿饭。他家里的规矩是,来客人的时候,女人不能上桌吃饭,这种可怕的思想居然到了这个时代居然哈存在,也是令人匪夷所思。

  所以,在结婚一个月后,就以工作单位离家太远的理由,搬了出去,住进了所谓的群租房,虽然房间不大,但是也自得其乐,直到女儿出生。

  家里添新丁,除了奶粉、尿布的支出外,各种意想不到的支出也随之而来,跑一次医院就有种钱包见底的感觉。最重要的是,不能再继续住在群租房的小房间里了,然而因为生的是女儿,婆婆并不愿意带。

  但为了孩子,我是怎样都可以。最终,我带着孩子回老家找我父母带,老公一个人搬回家跟公婆同住,我们两地分居,原来租房的钱变成了奶粉、尿不湿。

  现在,我又回到了北京,因为孩子大了,要上幼儿园了,我虽然没有北京户口,但是我是这个“小北京人”的娘啊,像所有的家长一样,我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教育上还是得回北京。

  还是得回去跟公婆同住,一个月五六千的房租省下来,还可以让孩子多上几次新东方、学而思。

  现在,我依然还是不能在来客时上桌吃饭,什么怨了恨了的,我也不在乎了,只要能省下来钱,哪里吃饭都是一样的。

  当然,归根结底来讲,还是因为自己穷嘛。

  04

  “我的这一年:搬家、搬家、搬家”

  ▲

  李麟 男 28岁  昌平区天通苑

  那场在北京众所周知的大火,烧毁了很多人的家。那之后,我搬离了西红门,纵穿了整个北京城,然后到了亚洲最大的小区——天通苑地区。

  我并没有住在天通苑小区里面,而是天通苑再往北的村子里面。这里的优点就是相对便宜,在天通苑已经少有2000元以下的房源的时候,同等面积的房子在这里可以以1500甚至更少的价格租下来。当然也有缺点,依然还是“自建公寓”,是消防等部门重点关注的对象。

  果然,没过多久,已经席卷全市的消防检查就来了。我住的这栋楼,本来就是自建的三层楼,后来加盖的第四层,严格算起来,第四层是违建上加盖的违建,不能住人,最终第四层上的租户都被清退了,我也只能夹着铺盖卷走人。

  这一次,我终于从村子里住进了天通苑内。本来以为这一次能够安定下来的,但是也就半年的时间,又住不下去了。

  租住的房子是隔断间,我住的那部分原本是房子的客厅,但是用隔板隔出来两个房间,我住其中一间。而租房间给我的二房东手里至少有20几间这样的房间,甚至部分房间是楼的地下室,那里本来就不能住人,但是仍然被出租出去了。

  然而,因为一套房子里面住了太多人,还是被附近居民举报到了居委会和街道办,那么接下来的就是整改了。相比地下室的群租房,我们相对还好一点,能够有更多的时间来再找房子。

  最终,还是用更高的价格住进了X如的“长租公寓”,希望这一次,能够住进的是“正规”的房子,不再搬家、搬家、搬家。

  05

  “是房奴的同时,还是租房奴”

  ▲

  安迪 男 34岁  廊坊市固安

  在变成油腻中年之前,我终于买了房子,不过不是在北京,而是在环京的固安。

  北京真的是买不起,五个多月不吃不喝,才能够北京的一平方米,而如果想要100平米的房子,我要41年。即便是只付首付,我也需要真的掏空“六个钱包”,然而这样对于远在老家的父母来讲,太过于残酷。

  即便是在固安均价1万左右,我也没能掏空他们的钱包,凑齐30多万的首付,其余的70万贷款。我也不清楚自己算是刚需还是投资,我唯一清楚的是,我成了双重的房奴,除了因购房成为房奴外,还是租房的房奴。

  因为我自己也清楚,虽然买了房子,但是并不可能过去常住,最大的障碍就是高昂的通勤成本尤其是时间成本。

  现在,需要承担的是每月7000多的房贷,而在买了房子后,也换了自己租住的房子,将租房成本降到2000甚至更少,才能让我有额外的消费和生活。

  即便买了房子,也依然有很多的担忧,比如经济环境不好,有失业的担忧;房租现在越来越涨,自己的租房成本需要用更糟糕的租房条件来置换;手里还是需要有一定的现金,但是购房和租房的双重压力,可能并不能攒下钱。

  我现在希望,我能把买了的房子尽快租出去,来中和一下我自己再北京的的租房成本。

  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别忘了动动手指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您的朋友圈!
  • 责编: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