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能接近到什么程度?中国最高领导人明年访日后揭晓

2018-10-27   作者: 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   来源: 智谷君 智谷趋势

安倍晋三这一次做到了。 尽管中日关系比他12年前以首相身份访华时更微妙,但至少安倍这一次表现出,他就是中国方面最希望打交道的那种日本领导人的样子。 从接受中方邀请到现在身在北京,他没有说一句让中国方面感到不舒服的话。 访华前,安倍出席日本明治维

  安倍晋三这一次做到了。

  尽管中日关系比他12年前以首相身份访华时更微妙,但至少安倍这一次表现出,他就是中国方面最希望打交道的那种日本领导人的样子。

  从接受中方邀请到现在身在北京,他没有说一句让中国方面感到不舒服的话。

  访华前,安倍出席日本明治维新150周年纪念。明治维新源起山口县,安倍老家正是山口县,但这一“逢50年”的“大庆”罕见低调。有日本媒体朋友说,这是为访华调剂情绪。

  10月26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在会见安倍时说,

  “中日关系重回正常轨道”。

  让中国方面做出这样的政治表述不容易,媒体和民众等了7、8年。

  安倍也等5年多,2012年第二次出任日本首相后,日本方面曾多次试探首相访华的可能性,直到今年才收到邀请。

  中国给予安倍的接待是高规格的,一次出访安倍见到了中国的总理、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国家最高领导人。

中日能接近到什么程度?中国最高领导人明年访日后揭晓

  中日正在告别“政冷”,但双方能接近到什么程度,则要到明年才能最终见分晓。

  01

  过去三十年中日关系几起几落,每一次从低谷中复苏,基本上都取决于政治领导人的妥协与魄力。

  所以,要评价双边关系究竟处于何种水平,主要看两个指标:

  第一,两国领导人互访机制是否正常?

  第二,是否有第5份政治文件。

  关于第一点,安倍已经来了。

  截止10月26日下午传来的最新消息,安倍已经向中国最高领导人发出正式访日邀请。

  鉴于两国关系的现状,中国方面基本会接受。所以,第一点基本上算是达成了。

  至于第二点则有些复杂。

  中日邦交正常化以来,中日之间签订了4份政治文件。即:

  1972年《中日联合声明》;

  1978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

  1998年《中日面向21世纪致力于和平与发展友好合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宣言》;

  2008年《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

  四个文件,一方面,这显示出中日一直在努力解决分歧,推动双边关系向前发展;另一方面,这么多文件恰恰也说明麻烦不断,一直没能获得根本解决。

  中日关系也许是当今世界最让人看不懂的双边关系。

  论GDP、论经济总量,世界排名第二、第三;

  论地理位置,同处东亚,中国大陆和日本本岛最近处七百公里;

  两国交往史可上溯一千余年,至今相互联系也称得上密切;

  ……

  但就是这样的两个国家,即使是最近七十年的和平,也是几次三番游走在爱恨两个极端之间。

  于是一份文件往往也就意味着一次反复。巧合的是,这四份文件分别签署于毛、邓、江、胡时期,它给了人一种强烈的暗示,似乎每换一个领导人就要签这么一份文件才意味着中日关系正常似的。

  如果有第5份政治文件,当然会有一种强烈的宣示意义。但如果中日真能找到长期共同利益、共同的关切点,那么有没有第5份文件,其实反倒无关紧要的。

  总之,中日关系这一次能恢复、甚至是提升到何种程度,关键还得等中国最高领导人一锤定音。所以,只能等明年了。

  不过,比起相互憎恨中的煎熬,这种等待应该没那么难。

  02

  有谁还记得,中国曾是日本最亲近的国家?

  政治领导人可以在一定时期扭转中日关系,但是长远看还得是“民相亲”。

  讲中日关系,“好感度”这个词经常被人提到。但很少人有人知道它是怎么来的。

  日本政府有一个针对国民的“外交舆论调查”,目的是了解日本人对外交的关注点,这份调查始于1975年。

  1978年,中日缔结和平友好条约。在那一年,日本外务省在这项调查中增加了两个问题:

  1, 你对中国有亲近感吗?

  2, 你觉得中日关系良好吗?

  这就是所谓“好感度”的由来。后来,两国民间有不少媒体、研究机构搞了自己的一套调研。

  看过去四十年的“日本外交舆论”,中日关系真得是“高可上天揽月,低去五洋捉鳖”。

  对华亲近的的高峰是1980年,对中国感到亲近的受调查者占比为78.6%。

  不过1980年从重要性上可能比不上1982年,日本人对中国亲近度虽然降了6个点,但这一年,中国在日本人心目中的亲近感首次超过了美国,上升为日本民众最亲近的国家。

  中日关系的高潮来得太早,大约也就是中日恢复邦交那十年,从1983年开始便一路下滑,让人领略了什么叫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那样的下滑曲线,即便中国股市也不得不说一个大大的“服”。基本上是只有小幅盘整,从来都在下跌。

  不过,历数中日两国“好感度”暴跌的节点:

  中国人对日好感度暴跌简单而均一:靖国神社、教科书、钓鱼岛……除了钓鱼岛涉及现实利益,剩下的全都是历史认识问题。

  日本人对中国好感度暴跌则原因复杂:学生游行、中日贸易日本首现赤字、2002亚洲杯、毒饺子事件、打砸日本品牌、GDP逆转……

  从这些原因对比中,其实我们很容易就能发现维护中日关系的方法——即在双边关系糟糕时不要让民间的厌恶快速上升,但要为中日关系奠定长久的根基,历史认识问题也是一个槛。

  不过,看当代日本年轻人,虽然他们不关心政治,但是对于对华侵略史的接受度反而高于前几代人,比如日本电视台近期播出的“731”、侵华战争的新闻纪录片,这或许会开启解决问题的契机。

  03

  别因为这次访华而对安倍期待太高。

  从日本的现实利益考虑,特朗普的咄咄逼人为安倍开启了外交大门,但以安倍的精明,他不会希望给人留下和中国一起对抗美国的印象,也不希望给特朗普留下他在削弱美国政策的印象。

  他只是想让中美的怒目相向不要对日本产生太糟糕的影响,最好还能渔翁得利。

  客观上,让中日关系回到正轨在当前对于中日双方都具有重要意义,但让中日回暖的政治环境并不完全具备。

  中日关系最好的时代是有一个“共同敌人”的时代。从现实主义角度看,这是将国家连接到一起最稳固的纽带。

  当然,历史已经翻过了“结盟制衡”的那一页。今天,至少可以避免成为敌人。

  《致美丽的国家》是安倍2006年竞选自民党总干事前发表的第一本政治自述。这本书直接反映了安倍的野望,那就是让日本成为“正常”国家,重新平等地参与国际规则的制订,其中标志性工作就是修改和平宪法,赋予自卫队军队之名,参与海外行动等等。

  安倍知道日本成为“正常”国家的最大阻力是美国,而能帮助日本跨出这一步的同样还是美国。

  美国十分清楚日本这一批新生代的政治野望,但以美国超强的实力,美国根本不在乎“小弟”有野心——没有野心不会有出息,野心太出格教训一下就是了。

  日本在亚洲实力超群的海军,不过是美军太平洋舰队的反潜、扫雷、后勤支援大队,日本自主开发的F-2战机一大半为美国设计或美国部件,日本诸多最牛的尖端制造技术源头也都是美国……

  美国有什么可担心的?

  日本当然希望有朝一日更自立,但相当长的时间里保持美日联盟是第一位的。当然,中日关系也是日本关键利益所在,谁让日本天生狭小呢!在美苏对峙时,日本都能左右逢源,今天的中美日关系留给日本的腾挪空间大得多。

  外人眼中日本“失去的二十年”,事实上是日本实现技术升级的二十年,这个升级可以说已经完成。在每年全球100家最具创新能力的企业排名中,日本上榜企业数仅次于美国。在全球重要的新制造、新技术领域,日本超过95%的领域排在前三,已经超过了欧洲一个身位。

  在中美当前的关系下,在中国升级转型遭遇瓶颈的当下,这样的日本无疑再次增加了它对于中国重要性。

  26日下午中国最高领导人会见安倍,会见中习强调,“双方要开展更加深入的战略沟通,发挥好两国多层次、多渠道的对话机制作用,准确把握对方的发展和战略意图,切实贯彻践行“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的政治共识,加强正面互动,增进政治互信。要开展更高层次的务实合作,充分释放合作潜力。”

  话已经讲得很清楚了。

  毕竟,特朗普已经把中国人熟悉的世界搞得够乱了。对日本,中国还是比较了解的。

  安倍访华只是开场,戏的高潮在明年。

  • 责编:澳门新濠天地手机版编辑部